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强扭的瓜也甜! 作者:匿名咸鱼

时间:2022-09-06 09:14标签: 现代 先婚后爱 治愈 小甜饼
简介:糙汉攻xj.īng_致受,先婚后爱小甜饼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小甜饼 - 治愈 - 先婚后爱 丁筠18岁时才被家里人找到,一夕之间,从种瓜莽夫成为了豪门大少。 但大少很烦恼,他啥也不会做,啥事都要他爸的秘书辛扉教。 后来丁爸病急,急需独
 简介:糙汉攻xj.īng_致受,先婚后爱小甜饼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小甜饼 - 治愈 - 先婚后爱
  丁筠18岁时才被家里人找到,一夕之间,从种瓜莽夫成为了豪门大少。
  但大少很烦恼,他啥也不会做,啥事都要他爸的秘书辛扉教。
  后来丁爸病急,急需独子丁筠帮他稳住丁家产业。
  而丁筠还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事事都依赖辛扉。
  他爸一拍大腿,如果辛扉愿意的话,你俩结婚吧!
  问过才知道,辛扉真的愿意!
  先婚后爱,聪慧打工人受 x 落魄真豪门糙汉攻
  辛扉x丁筠(yún),年下
 
 
第1章 01
  丁筠是在一片瓜地里被丁俊豪找到的。
  那时他刚满十八,高中肄业,正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田生活。
  他在魏家村长大,把他带回去的“爹娘”早在十几年前相继病故。打那之后,他就成了村里一朵四处漂泊的云,村民叫他“魏云”。
  丁俊豪来的那天,黑色的豪车沿着坑坑巴巴的土路开过,扬起腥黄色的尘。
  魏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级的车,线条流畅,行驶的动静也小。他不由从繁忙的农事里直起了腰,十分稀罕地行瞩目礼。
  没想到,那辆豪车就在他的瓜地外围停下了,驾驶座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人,皮肤白净得跟个女娃娃似的。
  那人下车后,小跑到另一侧的后座位置,打开车门,请另一位西装革履的人下车:另一人头发花白,看上去有些年纪了,正往魏云站的这个方向看。
  魏云和他们对视了一阵,善解人意地挥了挥手,指着东边说:“村委会在那边!”
  没想到那两个穿西装的谁都没动,仍盯着他看,看得他心里怪毛的,低声骂了两句,转过身继续锄地。
  刚过了ch.un分,天气还有些凉,魏云得趁着凉快先把地犁一遍,等播种的时候再犁一次,保证土质松软,方便r.ì后下籽,幼苗顺利破土生长。
  他锄了半米,突然感觉头顶被什么东西遮住了,举目一瞅,原来是把黑色的伞。
  魏云有些恼意:“咦,你这是弄啥咧?”
  回过头,才发现撑伞的是刚才那辆豪车上下来的年轻人,心想他们怎么还没走。
  那人对他说:“我们丁董想跟你聊聊,方便移步吗?”
  魏云扬开盖在他头上的伞,对眼前的年轻人说:“你才把脚步移移,俺刚犁好的地,让你祸祸了。”
  年轻人显得很无措,他脚上的皮鞋沾了层土,来回挪动,“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儿~”魏云牵着那把黑伞的伞柄,将他引向还没犁的土地上,问他:“那老汉找俺做啥?”
  “老汉……”年轻人的嘴唇动了动,魏云发现,他不光皮肤白,嘴唇也是粉红色的,真真像个小姑娘,比他们小卖铺里卖的洋娃娃都好看。
  “洋娃娃”说:“那位是丁盛集团的丁董,他有些……家事,想和你聊聊。”
  魏云将信将疑,“家事?”
  这么说着,他带着“洋娃娃”,避开土坑与塌陷,朝老汉走去。
  .
  当天晚上,魏云就跟着他们一老一少的两个“大城市来的人”,住进了魏家村里唯一一个配备了24小时热水的招待所。
  丁俊豪点了招待所里几乎所有能点的菜,满满当当地铺了一桌子,请魏云吃。
  席间,他还拿出了魏云出生时照的照片,屁股上有一大块胎记,形状像一片云。
  魏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顿时,再多的鱼呀r_ou_呀,j-i呀鸭呀,甚至他身旁坐着的粉扑扑的“洋娃娃”,都变得寡淡起来。
  “恁真是俺爹?”魏云握着照片的那只手开始颤抖,“不对呀,俺有爹娘,他们都死了。”
  丁俊豪不顾“洋娃娃”的阻拦,一口饮尽了酒盅里的白酒,心想:他妈的,掺水了。
  他对魏云说:“你原来的爹娘是你亲娘的同乡,当年是我混蛋,根本不知道你娘怀孕了,去南方奋斗,一走就是一年……”他叹了口气,继续说,“你娘生你的时候大出血,没救过来;过了很久我才听说她的死讯,赶回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你娘埋了,大概也是待不下去了,才把你抱回来的。”
  魏云摊靠在椅背上,问:“那你现在才知道有我?”
  丁俊豪叹了一声,“是,准确的说是半个月前。我遇见了你娘的小姐妹,她也是偶然提起……就连她,也以为我当年是抛弃你们娘俩走的。”
  “你要相信爸爸,如果我知道你娘当时怀孕了,肯定不会离开她的。这些年我一直没再找别人,就是觉得……我对不起你娘。”
  魏云也喝了酒,这是他第一次喝酒, 喝完便落下了泪。
  不过他不知道自己为啥要哭。
  “孩子,既然爸爸找到你了,就不可能再让你过这种苦r.ì子了。”丁俊豪用力拍了拍他的肩,以弥补不好意思拥抱他的遗憾,“你跟爸爸走吧,爸爸的钱全部留给你,你想要什么,爸爸就给你什么,好不好?”
  刚喝的酒虽然掺了水,但对魏云来说也是头一遭,他很快就变得意识模糊,哭得更加伤心了。
  后来他忘记了有没有当场答应丁俊豪,只记得那个粉粉嫩嫩的“洋娃娃”在拿着纸巾给他擦泪,声音温温柔柔的,像刚打上来的井水那样清甜。
  他对魏云说:“你别哭啦,以后你就有家了。”
  那时的魏云怎么也想不到,原来辛扉口中的“家”还有另一层意思。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