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遇合 作者:泽隐

时间:2022-06-21 14:51标签: 强强 正剧 HE 年下 架空 剧情脑洞
简介:许遇是个哑巴,但是他生了副好皮囊。 第一眼看过去不是惊艳的那种,却也是让人难以忘却的程度。 他长在旧秋水区,也困于旧秋水区。 因为旧秋水区是秋水市最大的贫民区。 他有个梦想,就是有朝一r.能够走出秋水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在一个下雨的夜晚
简介:许遇是个哑巴,但是他生了副好皮囊。
  第一眼看过去不是惊艳的那种,却也是让人难以忘却的程度。
  他长在旧秋水区,也困于旧秋水区。
  因为旧秋水区是秋水市最大的贫民区。
  他有个梦想,就是有朝一r.ì能够走出秋水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在一个下雨的夜晚,他意外的在自家后门的后巷,看到一个人躺在水泊中。
  鬼使神差的,他救下了这个来路不明的人。
  谢承x许遇
  Tag列表:HE、剧情、脑洞、架空、强强、正剧、年下
  # 正文
 
 
第一章 
  许遇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火烧云已经褪得干净,只剩下青紫色的天空在头顶,他这才发现已经过了饭点了。
  深秋的夜风吹过这个荒凉的街巷,零星点点亮起的灯牌告诉自己夜晚已经悄然降临,与相隔不到二十公里外的繁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边是富人们所在的地盘,高楼大厦、霓虹闪耀,是极乐的不夜城。看着那些灯光变着花样地闪烁,就好似能听到那些路上昂贵轿车的鸣笛声和有钱人在酒r_ou_池林里放纵的欢笑声。
  而这边却像是八十年代的香港,时间在这里停滞不前,唯独能从环境上看出星星点点光y-in的痕迹,将一切都吞噬得破旧不堪。
  明明是同一个秋水市,却像是什么分割开一样,发展成两个极端,形成这旧秋水区和新秋水区。
  许遇收回视线,将店里的垃圾打包,穿过走廊打开厨房后门准备去后巷扔掉,然后再去将冰箱里的凉面拌拌当做晚餐应付过去,反正也没什么胃口。
  他心里这么想着,已经开门走到了后巷,垃圾桶在不远处散发着恶臭,甚至还有血腥味。
  ‘谁家宰了鱼r_ou_没处理干净,难闻死了。’许遇在心里想着,将垃圾麻溜地扔进垃圾桶,一转头就发现巷子深处似乎躺了一个人。
  他穿着一身黑西装,差点就要融入夜色。身下一滩粘粘的黑褐色液体,是快要干涸的血迹。
  是腥味的来源。
  人还活着,能看到胸膛勉强的起伏。
  许遇不受控制地抬脚走到他面前停了一会儿,犹豫了几分钟还是转身离开了。
  他不想惹事。
  因为这里是旧秋水区。
  人们都觉得新秋水区是个好地方,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把那些看不得人的j_iao易全都挪在这里,只把光鲜亮丽的一面展示给外人看。那就秋水区的人呢?富人们觉得他们是最底层的垃圾,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这里的人命最不值钱。于是在这里打架、争夺资源和贩卖粉。每天都会有人因为一些零碎的小事死去。
  而旧秋水区的人似乎已经习惯了,他们麻木、冷漠地注视着一切,也习惯了身上被贴上“垃圾”的标签。
  没什么,只是为了活着罢了。
  许遇也只是为了活着罢了,那些帮派之间的火拼,富人们的游戏,他一个人根本就无能为力。
  他回到店里,亮起了店门口的破烂灯牌,里面的灯一闪一闪的,不少蚊蝇往火光那边扑棱。
  许遇忽然觉得有些饿。他走到厨房里拿出凉面,虽然放在冰箱里,但还是放的有些久了,有些馊了,吃了两口就反胃起来。于是扔进了垃圾桶,只好盯着门口发呆。
  晚上的街道没什么人,空空d_àngd_àng,偶尔路过几条野狗,半死不活地拖着身子往前走,许遇觉得自己也是这样。
  虽然养母告诉他不要烂在这里,但是他觉得自己是被迫烂在这里。
  因为许遇是个哑巴,先天x_ing的。
  被养母捡到的时候是在下雨天,只有五岁。
  养母说捡回来的时候在发烧,烧得神志不清,连哭都不会。许遇压根不记得这些,可能是烧糊涂了吧。
  养母是个很好的人,一直供着他读书,送他去这里唯一一所特殊学校学习,不过他成绩不算很好,大概是因为对这些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只有一处,就是新秋水市。因为养母告诉他,她是在那儿捡到他的。
  他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但是现在他不感兴趣了,也不敢感兴趣了。
  许遇合上眼睛,打断了回忆,毕竟后面的事情不算很好,他不太想再记起来。
  他从柜台的夹缝里摸出了本书,准备看看,毕竟夜还很长。
  养母去世后,他把她的饭馆改成了宾馆,因为自己的厨艺着实没什么亮点,而且做餐饮实在是太累了。
  房间设备很老旧了,加上这边没多少人舍得花钱开房,生意一直处于勉强够自己活的地步。再说了,真过来住的大部分是来打|炮的。一些小姐不愿意在外面凑合,男方就没办法,咬咬牙花个几十块钱开个钟点房,门一关也不管隔音设施怎么样就直接开始了。偶尔也会遇见两个男的一起。
  许多人愿意来这里,因为觉得许遇是个聋哑人,说不出听不见,天然的残疾歧视。
  许遇也懒得和这些人打j_iao道说自己读过书会手语会写字,且耳朵好的很十里外的狗吠都听得见,但有时候说出来反而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他就收钱出地装聋作哑。连登记都懒得登直接给他们钥匙,反正没人查。再说出了事他们自己背,一个“聋哑人”懂什么。
  许遇有时候会庆幸自己是个哑巴,在这里会有一层天然的保护色,但有时候又痛恨自己是个哑巴,无法做出一些自己想要做的。
  许遇已经不年轻了,二十六岁,时光打磨了他许多许多,将骨头里的叛逆和棱角全都折进血r_ou_里,发作不出来。
  也无处发作。
  那还不如自己给自己的生活添点色彩,无聊的时候就去天台养养花看看书,等到存款存到十万的时候去相亲找个女人,谈个恋爱、结婚、生孩子,平平淡淡地走过这一生。
  没什么甘不甘心的,不甘心也没办法。
  他没办法再进新秋水区了,养母死前他承诺过的,说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去了,再去自己就是狗。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