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难圆 作者:问君几许

时间:2022-06-21 14:49标签: HE 破镜重圆 追夫 追夫火葬场 狗血虐恋
简介: j_iao往第七年,顾砚设计了一对戒指,准备向沈栖求婚, 然而就在他拿到戒指的当晚,沈栖对他说:顾砚,我是直的。 文案废,反正就是两个恋爱笨蛋分手后重新认识对方的故事。 算是双视角,直掰弯,追夫hzc。隔r.更 ??排雷:1.追夫会追很长很长时间,几
 简介:
  j_iao往第七年,顾砚设计了一对戒指,准备向沈栖求婚,
  然而就在他拿到戒指的当晚,沈栖对他说:“顾砚,我是直的。”
  文案废,反正就是两个恋爱笨蛋分手后重新认识对方的故事。
  算是双视角,直掰弯,追夫hzc。隔r.ì更
  ??排雷:1.追夫会追很长很长时间,几乎从头追到尾,虐攻体现在回忆里。现实的攻很难追,回忆的攻围着受转。
  2.受就是个普通人,家庭原因,x_ing格比较软弱,后期会改变,但改变会很慢,毕竟长时间养成的x_ing格不会一朝一夕改变,介意者慎入。
  3.狗血预警,每个人雷萌点不同,发现不对就赶紧跑,不要骂作者,也不要吵架、或者骂其他读者。更不要摁头别人喜欢或者不喜欢。
  Tag列表:破镜重圆、追夫火葬场、追夫、狗血、虐恋、HE
 
 
第1章 
  沈栖决定和顾砚分手。
  两人j_iao往已经七年,顾砚一直对他很好、很好,再好或许也没有了,但沈栖还是决定和顾砚分手,因为他不想再继续这样的生活,他想……
  变回一个正常人。
  最后一道水煮r_ou_片出锅,沈栖将菜端上餐桌,三菜一汤,除了水煮r_ou_片,还有香辣牛r_ou_、麻婆豆腐、山药排骨汤,全是顾砚平时爱吃的。
  沈栖不大会做菜,上次做还是三年前,他们刚搬进这栋公寓的那天。
  公寓是顾砚贷款买的,房产证上写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面积不大,只有80平,但他们俩住却是足够了。
  在此之前,从大四下半年从学校宿舍搬出去之后,两人一直租住的是学校附近的便宜出租屋。
  搬家那天沈栖看着美食up主的视频,做了和今天一样的三菜一汤,水煮r_ou_片、香辣牛r_ou_、麻婆豆腐、山药排骨汤。
  切r_ou_片时不小心割伤了手指,顾砚心疼的要命,边给他消毒贴创口贴,边保证说:“以后家里洗衣做菜所有家务都由我干。”
  沈栖问他:“那我呢,我干什么啊?赚钱养家么?”顾砚一脸理所当然的说,“赚钱养家当然也是我来,你只要负责吃喝玩乐就行。”
  顾砚说到做到,那之后的这三年里,他再也没有洗过一只碗、拖过一次地。顾砚还给了他一张银。行卡,每个月往里面转自己的半个月工。资。
  沈栖尝了一筷子香辣牛r_ou_,卖相看上去不好,但味道意外的还不错,顾砚应该会喜欢。
  顾砚很爱吃辣,但沈栖胃不好,所以家里做菜总是清淡为主,只有顾砚实在嘴馋了,才会简单给自己做一道。他总是这样理所当然的把自己排在沈栖后面。
  沈栖看了眼手机,距离顾砚回来大概还有半个小时,他特地打去电话问过,顾砚今天不加班,会准时回家。
  于是他起身从酒柜里挑了一瓶红酒,用开瓶器开了,往高脚杯里倒了两杯。
  沈栖坐在餐桌前,看着渐渐冷却的一桌菜,心想:在我决定分手的这天做了第二次菜,开始和结束,也算是另一个意义上的有始有终吧。
  四十分钟后,顾砚下班回来,手里抱着一束粉色玫瑰。他把花放进花瓶,走到沈栖旁边亲了亲他的眼睛:“怎么做那么多菜,不是说了么,家务活都我来干。”
  沈栖朝他笑了笑:“我就难得做一次。快去洗手,菜都凉了。”
  顾砚于是脱了外套洗了手,路过客厅时顺手把电视开了。这段时间正值四年一届的世界杯赛事,体育频道正在回放三天前的半决赛,德国对巴西,沈栖知道比赛结果——7比1,德国胜。
  半决赛当天两人一起看了这场比赛,比赛是凌晨1:50开始,两人点了蒜香小龙虾和冰啤,窝在沙发里边吃边看。
  顾砚是足球迷,还是德国队和法国队的铁杆球迷,喜欢的球队赢了,他特别高兴,看完比赛把沈栖压在身下要了三次。
  折腾完后天都亮了,离闹钟响起来不足10分钟,两个人面对面抱着,沈栖问他:“法国队和德国队你更喜欢哪个?”
  顾砚黏黏糊糊的亲他:“我最喜欢你。”
  虽然看过直播,早就知道比赛结果,顾砚还是看得津津有味。他给沈栖夹了一块排骨,自己夹了两大筷香辣牛r_ou_:“巴西队这次是真不行。”
  沈栖慢吞吞啃着那块排骨,没说话。
  “沈栖,你是不是不高兴,发生什么事了?”
  从进家门的那一刻,顾砚就发现沈栖兴致不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但他等着沈栖主动告诉他,结果沈栖一直没说,他就只好自己问了。
  沈栖说:“没事。”
  这要没事那就有鬼了。但顾砚不想勉强他,便也没再继续问。
  两人有些沉默的吃完了这顿饭,等顾砚想要起身收拾碗筷时,沈栖把他叫住了:“顾砚,我有话想跟你说。”
  顾砚又走过去亲他:“我就知道你肯定有事儿,说吧,什么事儿,是不是工作不顺心?受傻x领导的气了?”
  沈栖的直属领导是个200斤的胖子,无才无德,仗着自己是大BOSS的亲戚,又很会拍马屁,才坐到了这个位置,每天什么屁事都不干,只知道在下属跟前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沈栖没少回家抱怨他。
  沈栖摇摇头说:“不是。”
  “那是什么事儿啊?”顾砚开玩笑的说,“今晚还特地给我做菜,是不是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了啊?”
  沈栖抬眼看着他,声音很低,似乎很难把这句话说出口:“顾砚,我们……分手吧。”
  顾砚脸色顿时变得很不好:“你说什么?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沈栖用力掐着掌心,垂着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顾砚y-in沉着脸问。这对他来说太突然了,前一晚还在抵死缠。绵的人,今天却要和自己分手,这怎么可能呢。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