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风景未曾谙 作者:长安雪满

时间:2022-06-21 14:48标签: 娱乐圈 虐恋 主受 渣贱
文案: 徐寒还是只忠犬的时候,总是捂不热卫曾谙的心,想开了,就把它糟蹋掉了。 -娱乐圈,影帝攻花瓶受 -受被包养,金主不是攻。 -忠犬黑化渣攻美强惨痴情受 -恨海情天,虐身虐心。请确保心情良好时观看、相信爱情时观看、乐观积极时观看。 (全文11.2w字已
文案:
  徐寒还是只忠犬的时候,总是捂不热卫曾谙的心,想开了,就把它糟蹋掉了。
  -娱乐圈,影帝攻&花瓶受
  -受被包养,金主不是攻。
  -忠犬黑化渣攻&美强惨痴情受
  -恨海情天,虐身虐心。请确保心情良好时观看、相信爱情时观看、乐观积极时观看。
  (全文11.2w字已完结,不坑。)
 
 
第1章 膏肓
  1.
  佟卿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卫曾谙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头朝门边偏着,室内欧式吊灯流光溢彩,金色的灯光笼罩整个房间。
  他的脸像瓷一样的白,垂在床缘的手指修长惨白,眼皮半拢时像个病入膏肓的美人。
  佟卿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握住卫曾谙一只手。
  他自己觉得没太用力,卫曾谙却皱起眉,眉心颤动了好几下,才忍耐不住一般嘶了一声。
  佟卿下意识松开他,又转为两手合着他的手腕,这么跟他说:
  “你如果不喜欢演戏,‘古道’就不演了,吕沉那里我会去打招呼,嗯?”
  卫曾谙本来半耷眼帘,根本不看他一眼,这会儿才抬头,像是审视着他,又像越过他把目光投在身后白墙上。
  半晌才淡淡地道:
  “古道我演。”
  佟卿显然没想到他这个回答,有些意外地说:“你又演了?”
  随后他又放下卫曾谙的手腕,善解人意地笑道:
  “不用觉得对不住吕沉,我知道你欣赏他,但这部戏也有内部消息说还有个新人选,气质意外的合适,你如果不去,这戏也黄不了。”
  卫曾谙闻言只是冷淡地扬了扬眉表示惊讶,又或许他根本就不惊讶,问道:
  “哪里来个新演员,我怎么不知道?如果合适,为什么一开始会是我?”
  佟卿似乎挺高兴卫曾谙今天与他说了这么多:
  “具体的吕沉也没详细说,但是他一向喜欢挖新人演大戏。”
  卫曾谙垂眼,盯着佟卿自然落在床上的手掌,偏头端详了会儿,将自己苍白无力的左手慢慢覆上去:
  “怎么会没说太多呢?”
  佟卿反手握住,感受他骨节分明的五指,笑了:“真的没有,只听说二十出头,以前是剧院里的。”
  “哦……”卫曾谙漫不经心地应下,无声地盯着天花板看了半晌,眼神才转回佟卿身上,掷地有声道:
  “这戏我演,谁要敢把这角色给那些末流新人,就是跟我卫曾谙过不去。”
  佟卿笑了,“哟,小老板气势真足,不过有一点……”
  卫曾谙在听见他喊“小老板”时瞳孔飞快地一缩,然后随口回道:“什么?”
  “你怎么突然和那些新人计较起来。”佟卿说着摸了摸下巴,发觉自己快四十了,胡茬都剃不干净了:“跟着我你要什么角色没有?”
  突然卫曾谙笑了,这还是佟卿今儿见到他第一次笑,虽然笑意稀薄,却缓缓绽在淡红唇角边,眼神疏离,容色清艳,叫佟卿眯眼看失了一刹神。
  “我怕您看上人家呗。”
  “哈哈哈哈哈!”佟卿愣了一下,大笑起来:“我怎么可能看上别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
  卫曾谙漫不经心地说“这怎么了,我跟你的时候,不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歌手么。”
  这倒提醒了佟卿,他立刻说:“对了,下月你要是想,可以去恒远的录音棚写歌或者录mv,一周,我都给你空出来了,嗯?”
  录歌啊……
  卫曾谙琢磨了会儿这个词,才幡然听懂一般,脸上浮现了朵恶毒又轻蔑的笑,随后他伸出十指。
  骨节修长,骨r_ou_婷匀一双作曲弹琴的手,现在掌心乃至虎口都布满了伤痕,最可怖的,是他十指指甲都被齐根绞去,血已止住了,却状况恶惨。
  “佟先生,我都这样了,你让我写什么歌儿呀。”
  佟卿也是脸色一僵,他险些忘了,之前不知道因为什么两人吵架,他生生绞了卫曾谙的指甲,至于掌心的伤,怕是他从前无意间为了抑制痛楚死抠的。
  但佟卿是何许人?他从不认错,看了一会子,方才不在意地一笑,上前去他额头吻了一吻:
  “去吧,能握话筒就行,写谱写曲,我让人听你口述。”
  卫曾谙重新疲惫无比的闭上眼,不再说话了。
  佟卿接了个电话,走出房间,也再也没有回来过。
  卫曾谙自己觉得自己虽然j.īng_神不济,但却不困,没想到佟卿一走他便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徐寒都是十八岁的时候,他是A大金融系的,徐寒学的物理,还有任凤洲,也是金融。
 
 
第2章 泡影
  当年分宿舍的时候很巧,物理系多了两个出来,干脆和金融这两个拼了个屋。
  才把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的这三人凑到一起。
  至于四人寝的另外一个人,大学四年都在打游戏,人生里压根儿不存在考试学习谈恋爱,不提也罢。
  卫曾谙x_ing子比较冷淡,任凤洲温和寡言耳根子软,唯一热衷的是唱戏,听说家里是越剧世家,祖父祖母都是当时赫赫有名的皇帝皇后,没事就开开嗓,有空就听名段儿。至于徐寒,完全是个外向开朗的帅哥,进校一周就混的风生水起,动辄一帮人进屋嚷嚷着叫他出去玩。
  卫曾谙看着自己这三个室友,总觉得大学生活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但他们仿佛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对,半个学期过去,卫曾谙没有维系过任何一段感情,总是独来独往,有意跟他结j_iao的同学也慢慢离去了。徐寒和任凤洲,倒是一天比一天亲近。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