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漫长念想 作者:涂格安

时间:2022-06-21 14:47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校园 青梅竹马
作品简介 杨逢时喜欢林炙,这辈子也只会喜欢林炙。 二十八岁这年,杨逢时和林炙谈恋爱了。 成熟主动攻自卑被动受 受暗恋攻,r.常较多,前期受视角,节奏较慢,后期双视角,变明恋以后就比较甜啦。 标签:暗恋短篇 HE 第1章 盛夏的天,到了晚上九点也酷热难耐
作品简介
  杨逢时喜欢林炙,这辈子也只会喜欢林炙。
  二十八岁这年,杨逢时和林炙谈恋爱了。
  成熟主动攻×自卑被动受
  受暗恋攻,r.ì常较多,前期受视角,节奏较慢,后期双视角,变明恋以后就比较甜啦。
  标签:暗恋短篇 HE
 
 
第1章 
  盛夏的天,到了晚上九点也酷热难耐,建筑物旁的灌木丛灰扑扑的,在昏黄的路灯下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杨逢时刚加完班,一出来就出了一身的细汗。
  他其实不是容易出汗的体质,耐热,再怎么热的夏天他甚至能一个电风扇就能过完。但在空调房里坐了一天,陡然接触到原生态的热空气,他也有些受不了。
  杨逢时在附近逛了一圈,没找到共享单车,干脆就决定走回去。他家离这里不远,步行大概二十分钟。
  除了前些年非常偶尔的回一趟家,杨逢时的生活基本是两点一线,没什么朋友,有时候跟同事聚餐也是在公司附近。好多年了,他的生活就在这个半径不超过十公里的圆里,单调也还算充实。
  他住的小区比较大,东南西北四个门都隔得远,他住在南门一进去的那一栋,但他每次都会绕一段路从北门进去。那里有个很大的便利店,他进去买了一支雪糕和两根火腿肠,然后去便利店旁边的花坛边坐下。
  雪糕吃了一半后,花坛里蹿出了一只黑色的小狗,哼唧着过来蹭他的裤脚。杨逢时把火腿肠打开喂给他,自言自语道:“好像胖了点。”
  他是在一个星期前发现的这只小狗,不知道是是谁丢在这里的,一个星期过后没瘦反倒胖了点,平时应该不少人会投喂。
  他耐心地把两根肠喂完,9点47了,他坐了二十分钟。
  很可惜,他今天没有来买东西。
  杨逢时有一点失望,但很快又恢复平常,毕竟这才是常态。
  “明天再来看你。”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熟门熟路地左拐右拐回了家。
  回到家洗完澡,拿出冰箱里剩的绿豆汤,就着吃了两个面包,一顿简单的晚饭就算完事了。
  像往常一样,晚上11点整,杨逢时做好一切,躺在了床上。又看了看手机,依旧没有一条消息。
  杨逢时经常会听同事抱怨,某某客户因为不满意广告方案,有时候半夜还发消息甚至打电话提要求改方案。真奇怪啊,怎么从没有客户半夜联系他呢?
  房间里实在静得很,只有空调发出轻微的声响。他睡觉不喜欢拉窗帘,楼层又低,可以看见那棵郁郁葱葱的香樟,时有夜风吹过,树叶跟着摇摇晃晃,可惜他听不到声音。
  杨逢时翻了个身,去拿床头柜里的相框。是他初中的毕业照,照片右下方有一行小字:明英初中2009届初三(9)班毕业合影。
  十三年前的照片了,但他保护得很好。那时候的他还像个发育不良的瘦猴,又矮又瘦,全班只有他和另外一个男生跟女生站在一排。
  那时候大家都还不会打扮,不论男生女生大多数都留着厚厚的刘海,所以站在他后面的后面的林炙,就好看得格外突出。
  杨逢时又盯着这张图片看了很久,但也始终只是看着,一如这些年,他都只是远远地看着。
  他睡前总要看看这张照片,其实他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习惯,固执又病态,但却深入骨髓,难以改过。
  放好相框,关上灯,闭上眼,他的一天结束了。
  杨逢时十岁那年,杨顺武再婚了,见面、领证,一气呵成,他那时候非常不懂,他怎么能这么快从失去妈妈的y-in影里走出来,明明葬礼上,哭得最伤心的就是他。
  两年后,他拿着小升初成绩单回家的那天上午,他的弟弟杨文文在医院出生了。那天他一个人在家待了一晚上,哭也哭了,闹也闹了,但没有人知道。第二天,他跟着大家一起,迎接了新生儿的到来。
  上初中的第一年,是他最难过的一年,杨文文是早产儿,身体不好,家里所有人都围着他转,没人会关心他一个身体健康已经上了初中的哥哥。可他没说过,他是班上最矮的一个,没有人愿意和他玩,他聪明,成绩也很好,却死板又孤僻。
  林炙是在初一下学期转来的,那时候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上课敢光明正大地只做自己喜欢的事,看书、画画,无聊的时候就睡觉。成绩很差,却还是能坐在教室前排。男生不敢惹他,是因为听说他有个很厉害的爸爸;女生喜欢他,是因为他长得很好看。是真的很好看,在那个男生身高都普遍尴尬的年纪,他却早已蹿上了1米7,骨架又匀称,穿校服也比其他人好看,五官也j.īng_致,像个小明星似的。
  杨逢时原本跟林炙这样的人不会有什么j_iao集,但后来他做了他的同桌,于是一切都开始有了变化。男生不会再随意使唤他,他收作业时也不会再跟他y-inyá-ng怪气;班上女生、隔壁班女生甚至高年级的学姐都会主动找他说话,因为想让他帮忙给林炙递情书或其他东西,这些变化都是因为,他成了林炙的同桌。
  “他是林炙的同桌。”这是杨逢时后来整个初中听得最多的一句话。
  故事的最初是无法说出口的感谢。
  肯定会很奇怪吧,这样一句没有任何缘由的谢谢,连他自己都会觉得奇怪。
  是什么时候变成喜欢的呢?杨逢时记不清了,也许是那个他们共撑一把伞的雨天,也许是他们一起午睡过的无数个课间。他只记得那是个很漫长的过程,像雨水浸进泥里,要好多好多才可能滋润根茎,于是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的喜欢早就已经长出新叶了。
  这是杨逢时喜欢林炙的第一年。
  不安,懵懂,青涩,讲上一两句话就会开心很久,偶尔对视一两眼就能心动一节课。
  他跟他就这样做了一学期的同桌,初二开学那一天,老师把座位换了,林炙从第一排调去了最后一排。听说是他自己要求的,杨逢时猜可能是因为更好睡觉。
  他猜对了,可他还是很难过,整个暑假都期待着的心突然一下子变得很空。
  那几天杨逢时经常会不经意地往后看,他还是一样,好像坐在谁旁边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