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不期而会重欢宴 作者:千络

时间:2022-06-21 14:44标签: 情有独钟 正剧 破镜重圆 酸甜
文案: 江穆和有个喜欢了很久很久的人 作品简介 一觉醒来,江穆和不但和分手六年的前男友滚到了一起,还被人当场捉住了,等来的不是指责与鄙夷,而是一桩以j_iao易为目的结婚命令。 江穆和知道自己只是棋子,也想扮演好一颗棋子,可前男友不同意了,放下霸道
文案:
  江穆和有个喜欢了很久很久的人
  作品简介
  一觉醒来,江穆和不但和分手六年的前男友滚到了一起,还被人当场捉住了,等来的不是指责与鄙夷,而是一桩以j_iao易为目的结婚命令。
  江穆和知道自己只是棋子,也想扮演好一颗棋子,可前男友不同意了,放下霸道总裁的架子说要追他,他觉得自己可能没睡醒。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六年前的那段感情,对方也同样是放在心里的,而且比他看得更重。
  六岁时的江穆和胆怯的喊:“池筠哥哥。”
  九岁的池筠冷着一张脸说:“进来吧!”
  十八岁的江穆和淡定地打招呼:“筠哥,好久不见。”
  二十一岁的池筠匆匆一瞥就被江穆和勾走了魂。
  池筠以为的一见钟情原来是r.ì久生情。
  嘴欠宠妻攻X自卑别扭受
  标签:破镜重圆 正剧 酸甜 情有独钟
 
 
第1章 筹码
  砰!砰!砰!
  大力敲门的声音,让睡在床上的男人烦躁地皱着眉,宿醉后遗症让他整个人都是昏沉的,过了一会,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这让他不得不坐起来。
  “孽子,你个孽障,你,你...”池筠一睁开眼,就对上了池正铭那张气急败坏的脸。
  “爸,你怎么来了?”头晕让池筠无法思考,一时间没看清池正铭身旁的那些人的脸。
  “唔...”一条手臂搭上了池筠的腰。
  池筠顺着手臂看过去,看到了一张让他惦记了六年的侧脸,视线往下,就看到那裸露的脖颈和肩上全是暧昧的痕迹。
  昨晚发生的事他一下全记起来了,心里居然不合时宜的觉得庆幸,连忙拉过被子把身旁的人遮住。
  “还遮什么呢?”池禹看到池筠的动作,嘲讽地说:“看看这一地的套,啧啧...大哥,你可真是龙*虎猛啊!”
  “池筠,你混蛋,你…你居然玩男人!真恶心。”震惊的程微云终于在池禹的话里反应过来了,丢下一句话就快步离开了。
  看着程微云离开的背影,池禹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大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既然是GAY,就不应该痴心妄想,想要用联姻的方式来搭上程家。”
  睡得再昏沉的人也不可能睡得下去了,江穆和闭着眼,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顺着耳边的对话理清了前因后果,忍着酸痛缓缓坐起身,赤/裸的上身没了被子的遮挡,胸口的吻痕全部露了出来。
  池正铭只看了一眼就转过身,厌恶地说:“我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收拾。”
  池禹意味深长地看了江穆和一眼才转身跟着离开。
  “你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池筠顾不上穿衣服就想检查江穆和的身体。
  江穆和推开池筠,撑着酸软的腿下床,从满地凌乱的衣物里找出自己已经皱得不能看的衣服,边穿边说:“你们池家真脏,真是什么手段都能耍得出来。”
  江穆和平静的模样刺激了池筠,想到六年前一觉醒来后,手机收到的,那只有我们分手吧五个字和一张照片的信息。
  江穆和不但收拾东西一走了之,没有给他当面解释的机会,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就那样果断的结束了两人两年的感情。
  怨气冲天的他下意识地开口嘲讽:“嫌脏?那你九年前干嘛要来勾搭我,利用我?”
  啪!
  时隔六年再次被甩了巴掌,池筠居然觉得有点高兴,自己都觉得自己简直没救了,摇了摇头弯下腰捡衣服,“你的脾气还真是一点没变。”
  一身清爽地穿上皱巴巴的衣服,在昨晚那种俩人都喝醉的情况下,池筠居然还能记得帮他清理,这让江穆和的心情稍微舒坦了点,“六年前欠你的,今天就当我还你了。”
  江穆和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看着江穆和的背影,池筠只觉得他瘦了,摸摸被打的左脸居然有些怀念。
  江穆和看到客厅坐着的池正铭父子,心里一阵冷笑,也不主动开口。
  “小和,我们池家没有那里对不起你吧?二十二年前你们母子俩没处可去,池家不但收留了你,还将你妈送去垣泷岛治病休养,你上大学的时候更是送你出国,你不会不知道小筠马上要和程家小姐订婚了吧?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毁了他?”
  治病修养?这二十多年一直把江乐瑶囚禁起来牵制他,也亏池正铭说得出口。
  “大伯,不管你信不信,我是被人下了药送来的。”他尽力站直身子,身后某个不可启齿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只能在心里把池筠骂一顿泄气。
  “下药?全淮市那么多酒店,这酒店那么多房间,怎么就那么巧被送到了我大哥的床上?”池禹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起哄。
  “爸...”池筠穿好衣服走了出来,站在江穆和身旁。
  “过来。”池正铭看着池筠说。
  啪!
  池正铭一巴掌扇在池筠的右脸上,马上就红了,这一巴掌可比江穆和那一巴掌用力多了,池筠忍着痛没有任何动作。
  这还是江穆和第一次看到池筠这低眉顺眼的模样,那一巴掌让他的心也跟着疼了一下。
  池正铭还想动手,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动作,沉着脸接完电话对池筠说:“你爷爷让你们俩回老宅,正峰也在。”
  到了车上,池禹开车,池正铭坐在副驾驶,池筠和江穆和一起坐在后座,俩人都转头看着车窗外,中间隔着半米的空隙。
  昨晚江穆和在饭桌上喝醉后,被人送进了酒店,迷迷糊糊间看到池筠还以为是在做梦。醉酒后全身无力的他只觉得热得不行,颤抖着双手想要解开衬衫的扣子,却被靠近的池筠将领口一扯直接崩掉了两颗,池筠强势地将他按在床上,霸道的吻如燎原的烈火瞬间点燃了两人的欲望,后来发生的一切只让他觉得头疼。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