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不为人知 作者:三道

时间:2022-06-21 14:42标签: HE 年下 狗血
简介 三年前,傅驰和许冬时醉酒乱情,从此他们之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关系。 傅许两家素有j_iao情,并为儿子定了娃娃亲。 许冬时姓许,却只是许家养子,傅驰的未婚妻另有其人。 他是个小偷,暗中偷走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的未婚夫,但他从未后悔过。 也只有许
 简介
  三年前,傅驰和许冬时醉酒乱情,从此他们之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关系。
  傅许两家素有j_iao情,并为儿子定了娃娃亲。
  许冬时姓许,却只是许家养子,傅驰的未婚妻另有其人。
  他是个小偷,暗中偷走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的未婚夫,但他从未后悔过。
  也只有许冬时受得了傅驰的坏脾气。
  傅驰是这样警告他的。
  “不要以为跟我上了床就能要挟我,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你要是敢把我们的关系说出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三言两语,断了许冬时的痴心妄想。
  东窗事发之际,许家安排许冬时与他人联姻,许冬时同意了。
  出国游玩的傅驰回来后,许冬时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
  面对傅驰的质问,许冬时当众说,“我跟傅驰没有关系。”
  tips:
  1.死鸭子嘴硬把老婆作跑的傲娇攻(傅驰) X 温柔包容隐忍受(许冬时)
  2.同x_ing可婚背景
  3.兜头一大盆狗血
  添加:三观不正,要求主角/情节伟光正的慎看。
  年下 狗血 HE
 
 
第1章 
  正值下班点,路面的车像是下了水的汤圆,挤挤挨挨地堆在一起,连挪动一下都显得费劲。
  电台里播着不知名的快歌,旋律跟外头时不时响起的车喇叭声混在一起,在这个时间点听来不禁稍觉烦躁,许冬时伸手将电台关了,车里安静下来,只剩下车窗外的喧闹声。
  许冬时赶时间,但运气不太好,前面那辆车子刚过红灯就亮了起来,他望着60秒的倒计时,抽空回了信息。
  “就快到了。”
  他赶着参加许玙的接风宴,去的都是圈子里的世家子弟,他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可还是不想因为迟到落人话柄。
  许玙是一星期前回国的,他在国外读MBA,如今学成归来过不了多久就会接触公司的事务,而想要在圈子里站稳脚跟,人脉是至关重要的一点,所以这场接风宴不仅仅为给许玙洗尘,更是活络人际关系。
  许冬时本来不想去,但扛不住许玙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答应了。
  更何况他心里对许玙有不能言说的愧疚,在这些小事上他愿意迁就许玙,尽管他知道就算他去了也没有人会待见他。
  许冬时和许玙皆姓许,虽然都是许家的孩子,见了人大家明面上也会尊称一声许少,但却有着本质的区别,许冬时只是许家的养子,即使许玙喊他哥,可从很久之前许冬时就已经认清了自己的身份,他不曾真正成为许家人,更不曾真正地融入这个圈子。
  好在自从进入誉司建材工作之后就鲜少有人喊他许少了。
  许冬时的车在挤得不可开j_iao的马路上以龟速前行,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二十多分钟。
  接风宴定在一家高级茶楼,许玙不想有人打扰,将一整层都包了下来,许冬时跟穿着旗袍的服务员说明来意,服务员笑着领他搭乘专程的电梯,亲自送他上去。
  电梯门在五楼打开,大堂处有四位接待小姐,许冬时抬眼一瞧,大厅里的食桌撤了不少,只余下三台,已经来了不少人,男男女女皆有,打扮靓丽,俨然一个小型的聚会,而穿着工作西装就来赴宴的许冬时就显得太正经了。
  他婉拒接待小姐为他引路,下意识在人群里找寻某个人的身影,还没等他找到,侧对着他跟人说话的许玙就注意到了他,眼睛微亮,清脆地喊了声哥。
  许冬时只好收回自己的目光,望向朝他走来的许玙。
  许玙乌眉杏眼白肤,打小外貌就j.īng_致得雌雄莫辨,儿时还被许多人错认为女孩子,如今长大了,身高突破185,面部线条分明,英气盖过了女气,再也不会被错认为小姑娘,旁人见了顶多觉得他是个漂亮得有些过了头的青年罢了。
  许冬时将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送给许玙,是一支价值不菲的钢笔,虽然两人前几天已经见过面,但这样的场合该说的祝福语还是要说的,“小玙,毕业快乐,欢迎回家。”
  许玙高高兴兴地收了礼物,伸手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许玙从小就黏他,这几年在外求学两人见面屈指可数,可感情却不随着时间距离而淡薄,这一次回来,许玙还跟小时候一样没什么变化。
  可许玙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他到哪儿都是聚焦点,许冬时已经察觉到大家都在看他们,甚至有人冷嗤了声,他不想太过引人注目,想了想,抬手快速地拥了下许玙就打算松开。
  还没等他松开,就听得人群中有人扬声道,“傅驰来了。”
  一语激起许冬时心海里的千层浪。
  许冬时只觉得有一道锐利的视线灼灼地落在他的后背上,令他身躯都稍显僵硬,他不顾许玙怎么想,伸手抓住许玙抱着他的手往后推,两人便分开了。
  转身,如愿见到他方才找寻的身影。
  傅驰姗姗而来,似乎也是刚从公事里脱身,标准的黑色西装三件套正经地穿在身上,原是梳得一丝不苟的发丝有几缕散了下来,削减了他本身自带的锋利感,但也只是很微乎其微的作用——傅驰的皮囊出了名的好,是很有些凌厉却又叫人惊艳的长相。
  他的外貌像是一把出鞘的刃,直白、明锐,只要往跟前那么一站,但凡有眼睛的人都得赞上那么两句。
  这样太有攻击x_ing的长相很容易让人产生望而却步之感,大部分人在面对傅驰时也确实颇具压力,久而久之就有传闻说傅驰脾气不好,像是一个恶x_ing循环,往后就更少有人敢当着傅驰的面造次了,但其实只要跟傅驰接触过的人都会知道,他也不是一点就着的,身份、家教都摆在那里,在外人面前傅驰再坏脾气也不会随随便便发作。
  只有许冬时知道,傅驰是真的很难伺候。
  许冬时的手还握着许玙的,傅驰像是不经意扫了一眼,许冬时便像被烫到似的将手收了回来。
  傅驰已经上前,他手里拿着个蓝色鎏金的盒子,递给许玙,“毕业快乐。”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