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半盲 作者:切尔(上)

时间:2022-06-21 14:40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校园 青梅竹马
文案: 闷S_āo造型师和半瞎小明星的破镜重圆 - 无口闷S_āo造型师周南琛x半瞎小明星章清。 非典型x_ing娱乐圈。细水长流的破镜重圆。双向粗箭头,互相救赎。 七年前同窗七年后同僚。 1v1,HE。 刚接到一部新戏男主角的章清突然瞎了。 要瞎就全瞎吧,偏偏他
 文案:
  闷S_āo造型师和半瞎小明星的破镜重圆
  -
  无口闷S_āo造型师周南琛x半瞎小明星章清。
  非典型x_ing娱乐圈。细水长流的破镜重圆。双向粗箭头,互相救赎。
  七年前同窗七年后同僚。
  1v1,HE。
  刚接到一部新戏男主角的章清突然瞎了。
  要瞎就全瞎吧,偏偏他只能看清那个七年前不告而别的混蛋。
  本以为那段过去已经被他压死在心底,偏偏那人又出现在了面前——还成了他同剧组的造型师。
  为了好不容易到手的资源,章清忍辱负重,想尽办法靠近周南琛身边。
  “你能坐在镜头旁边吗?哎对对对,就这里不要动。”
  周南琛:?
  周南琛做菜,章清蹭到他旁边发短信。
  周南琛画画,章清蹭到他旁边读剧本。
  周南琛帮邻居家大妈遛狗,章清:我帮你一起溜!
  新戏开拍,镜头、灯光、演对手戏的演员全变成了一团浆糊,章清紧张到说不出台词,周南琛却悄悄走到他身后,低声说了句“开灯”。
  ……
  后来章清按着腰起不来床,窝在被子里指控他闷S_āo禽兽。
  周南琛露出他人畜无害的笑容和八颗明眸皓齿:你第一天认识我?
  章清抄起枕头把他打个半死:你个闷S_āo渣男七年来果然一点都没变!
  
 
第1章
  章清从后台走出来,他对今天造型师给他定好的造型挺满意——清爽的短发、合身的T恤,脖子上挂着不那么显眼的赞助商赞助的项链,很符合他清纯小王子的人设。
  其他几名嘉宾刚刚在椅子上落座,章清有意比他们迟一点出场,刚刚好足够吸引摄像机的镜头、又不会让人觉得他懒散。
  “好的,既然各位都已经入座了,我就开始我的问题了哦。”主持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画着宛如假脸一般的妆容,拼命作出俏皮可爱的样子,假装自己还不到二十岁,章清看着她都觉得累。
  “那么,我们先开始抢答环节。”主持人清清嗓子说道,“游戏规则是这样的,抢答到问题的一方记一分,环节结束后,分数最低的一方就必须要回答来自我们观众朋友提出的任意问题哦。那么现在开始!”
  章清瞥了一眼台上的几个小花小生,即使是制作如此粗糙的垃圾综艺节目,他们仍然全神贯注在面前的大按钮上,随时准备抢先按下。
  毕竟,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任何机会都不能放过,哪怕一秒钟的镜头也能增加一分关注度。
  “请听题。”主持人的假脸上露出甜美的微笑,“您认为身为一名演员,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好问题。
  但凡这种情况下,第一个问题总是最好回答的。不涉及到任何个人隐私,也不会有错误答案,只要随便扯上几句假大空的句子,就能立刻把观众的好感度拉满。谁要是能抢到这个问题,就已经胜利了一半。
  “哔!”
  隔壁座位上的灯第一个亮了,章清笑了笑,看向隔壁,尽可能地管理好自己脸上的表情。
  好死不死的,竟然被白以冬抢到了题。
  白以冬今天头发染成了淡金色,在一众小生里惹眼的很。他还穿了一身纯白色的韩版西装,估计自以为玉树临风,正暗自得意着。
  “看来抢到我们第一道题的人是白以冬小帅哥呢。”主持人兴高采烈地说道,“那么请白小帅哥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
  镜头对准了白以冬,白以冬清了清嗓子认真地说道:“作为一名演员,最重要的当然是演技,演技决定了这个人能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好演员。”
  “也就是说,您认为演技才是决定一个演员是否优秀的根本因素咯?”
  白以冬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嗯,演员也是一种职业,做任何一种职业都应该有敬业j.īng_神。我认为身为一名演员,最重要的就是把戏演好,而不是搞绯闻、炒cp之类的炒作。”
  章清的嘴角险些抽动了一下,他迅速把头低下去假装突然对演播室的地板很感兴趣。
  “说得很不错呢。”主持人带头鼓起掌来,白以冬立刻露出了腼腆的笑容,“只是实话实说。”
  “那么,我们开始下一道题——”
  后面的问题就开始慢慢朝八卦的方向迈进了,除了满足观众们低俗的趣味之外,实在没什么意思。
  就在章清的腿坐得有些发麻的时候,象征抢答时间结束的铃声敲响了。
  “时间到!我们的抢答时间就到此为止咯!”主持人说道,“之前说好了,得分最低的一位帅哥要接受来自一位来自现场观众的提问哦!让我看看,分数最低的是——章清!”
  早就有心理准备的章清无奈地笑了笑,抬了抬手臂,“愿赌服输。”
  “好的,那么让我们来看看问题的内容——”主持人清了清嗓子,将卡片上的问题读出声来,“问题是这样的:‘请问你有没有过,光是想起一个人的名字,就痛得撕心裂肺的时候?’”
  章清愣了一下。
  聚光灯打在他的脸上,场上所有的镜头都在拍他,镁光灯的炙热让他的鬓角渗出细细的汗珠,他的心脏猛然收紧,周身的一切有那么一秒钟的完全寂静。
  “有啊。”章清笑了起来,“应该是我妈吧,小时候她天天提溜着我练钢琴,什么时候想起她来都一阵后怕。”
  观众席立刻传来一阵笑声,虽然有点冷,但还是成功地活跃了场上的气氛。
  -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回答得很漂亮?嗯?”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