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有恃无恐 作者:七夜祭(上)

时间:2022-06-09 22:43标签: 校园 HE 狗血 暗恋 第一人称 精神体
文案: 正文完结/封建大少和他的童养媳。 渣浪富豪深情发疯主人攻X活泼乐天意外会撒娇仆人受 * 咱们老吴家的家谱就跟在池家后面。爷爷这样说,你跟着池小先生好好混。 我却有不臣之心,爱上池万里。 他换女友如衣服,但不许我同异x_ing接触。 众人前同我客气
 文案:
    正文完结/封建大少和他的童养媳。
  渣浪富豪深情发疯主人攻X活泼乐天意外会撒娇仆人受
  *
  “咱们老吴家的家谱就跟在池家后面。”爷爷这样说,“你跟着池小先生好好混。”
  我却有不臣之心,爱上池万里。
  他换女友如衣服,但不许我同异x_ing接触。
  众人前同我客气,无人处又予我亲吻。
  我渐渐知道,这不是爱,不过是他占有欲作祟。
  我们是主仆,是朋友,是竹马竹马,是驯养与被驯养,唯独不是恋人。
  *
  多年以后我才知,他的爱不可宣之于口,却早已刻骨铭心。
  注*
  攻又渣爱的又深情,是封建余孽,改造过程长。
  第一人称,时间跨度长,从少年到男人。
  糖刀各半,小心阅读。
  竹马终成眷属。
  *
  竹马竹马梗/破镜重圆梗/私奔梗/易容梗/木奉打鸳鸯梗
  *
  全书后半段剧情drama又狗血!不喜欢请及时止损,谢谢。
  Tag:狗血 暗恋 校园j.īng_神体 第一人称 HE 狗血
 
 
第1章 吻
  哥:宝贝,我在天台,一个冰沙。
  我对他叫我“宝贝”心如磐石,纹丝不动,只因他对所有记不住名字的都叫“宝贝”或者“猪猪”。
  放下手中的弓,刚走就听到徐鹤吆喝:“吴江子你去哪,还没打扫卫生就跑啊?”
  “十分钟就回来~”
  “就知道偷懒,当初招你进来就是为了打杂,不知道吗?”
  我没理他,在全是觉醒者的特级高中里,作为唯一的普通人处处受歧视,我早已习惯,而且徐鹤有敌视我的理由,他喜欢我唯一的好朋友王思怡。
  “部长,我帮他收拾。”说话的女生就是王思怡,j.īng_神体是桃花水母,据说一群一群很美丽,每年圣诞节活动班长都要请她布景。
  “……”徐鹤不再吱歪。
  “等我回来。”我朝王思怡挥手致谢。
  榕都特等高中部里,唯一的超市与教学楼相距甚远,我估算了一下距离,以我最快的速度跑过去,买上冰沙再爬上七楼天台,十分钟可以解决,应该不会让池万里等太久。
  “一个可乐,两个蜜桃冰沙,谢谢。”
  我看到零钱悬浮在空中,毫不惊讶地伸手接过,这是她的j.īng_神体,普通人看不到。这座学校里,连售货员都是觉醒者。我曾经对此感到十分荒谬,外面的世界,一个觉醒等级为E的人,都能随便找到一份坐办公室、舒舒服服的工作。聘请一个觉醒者作收银员,工资肯定很高。哪怕高价聘请一个觉醒者,也不愿意招一个普通人,这座学校和他的学生一样,十分傲慢。
  接过冰沙,我一刻不停地向教学楼跑去。
  人在跑步的时候,思绪总会乱飘。我为什么会在榕都特等高中?因为学校都是池家开得,池万里的说辞是,他离不开我。我们吴家几百年前就是他们家奴,我家的家谱直接附在池家的后面。
  我为此沾沾自喜,听到喜欢的人亲口说需要自己,我想不论是谁都会油然而生一种幸福感。哪怕我深知,他的话是个病句,如果这是道语病题,破题思路一定是宾语不完整,正确答案为“他离不开我的陪伴”。
  人人都有离不开的旧物,只不过池万里用顺手的东西是我而已。
  我站在最后一层楼梯前,透过天台的铁门,看到一块长方形的天空,朝霞绚丽,心情也好很多。我一鼓作气冲上去,就看到池万里的身影。
  和他怀里拥吻的女生。
  我把冰沙轻轻放在门口,悄无声息地离去。
  回到弓箭部,徐鹤朝我嚷嚷:“有没有时间观念?都半小时了。”
  我把剩下两杯冰沙递给他:“喝吗?”
  他不屑地嗤了一声:“不——”
  “王思怡最爱的蜜桃冰沙。”
  “不喝才怪!给我!”
  他把两杯冰沙都抢过去,我就喜欢这样逗他。
  徐鹤喜欢王思怡。这件事中的两个主角,一个自以为隐藏得很好,其实在徐鹤第一次对我冷嘲热讽时,我就发现了真相;另一位主角,天生情感迟钝,对来自外人的爱恨信号根本接收不到,脑子倒是绝顶好使。此外,还有另一件事使学校的人对她敬畏。
  我拿着拖把开始清洁地板,徐鹤跟在后面监工。
  等王思怡从洗手间出来,徐鹤从一直站着晃悠的状态,一秒回到座椅上,在王思怡经过他面前时候,装做漫不经心地问:“喝吗?”
  王思怡看了看正在拖地的我:“等会吧,我帮江子搞完卫生。”
  徐鹤的眼神如果能杀人,我早已死了一百遍。
  “你喝吧,等会就化了。我拖地,喝完你整理器械。”
  王思怡点点头,接过徐鹤一直端着的冰沙:“谢谢。”
  等我们仨出来时候,夕yá-ng已完全沉下。
  我跟王思怡同徐鹤再见,他不甘心又装淡定的样子着实安慰了我苦闷的一天。他是走读生,家里每天派车接送,我跟王思怡住在学校后面的学生宿舍区,叫别墅区也没问题。
  晚风习习,晚ch.un的校园里鲜花盛放,夹道两旁的蔷薇花已有百年历史,今夜绚烂绽放,那股子勃发的生命力好像只顾今朝,明r.ì就谢了。
  我踩着花瓣,王思怡看着花发呆。
  “为什么上学期拒绝池万里的表白?”
  “啊……?”王思怡缓缓回头,目光像在看一个猴子。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