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捡到一只小哑巴 作者:每日一迷糊

时间:2022-05-31 20:40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校园 青梅竹马
一切要从一次意外的捡拾说起。 (伪)不会说话的可怜虫攻温柔善良好脾气的受 1v1,年下,AB恋,副线涉及BG,HE 含轻微强制情节,后期或番外可能有生子。 *存有一定私设,私设一般会在文中说明体现,不难理解。 一个练笔产物,水平十分有限。剧情慢热,不经考
一切要从一次意外的捡拾说起。
  (伪)不会说话的可怜虫攻×温柔善良好脾气的受
  1v1,年下,AB恋,副线涉及BG,HE
  含轻微强制情节,后期或番外可能有生子。
  *存有一定私设,私设一般会在文中说明体现,不难理解。
  一个练笔产物,水平十分有限。剧情慢热,不经考究,可能有些无聊。
  (但荤素均衡,该有的都还是有)
  本质是个双向甜文。
  缘更,已有大纲,故事源自个人兴趣使然,应该不会坑。
 
 
第一章 
  南安半岛,三面临海,一面环山,风景秀丽,气候s-hi润温和,是整个大世界中唯一一个秩序井然、和谐高效的中立地区。
  这里讲究平权,男女比例均衡,为了保持地区的和平稳定和基因延续,禁止对外通婚,直到经过数千万年的分化,最后只留下单向基因的Beta在此繁衍生息。
  也就是说,南安的所有居民都是Beta,他们的后代也只会是Beta。
  南安的人民既不拥有Alpha强大的力量,也没有Omega的多情易繁殖,不产生也不感知信息素,但同样没有易感期的高热和发情期的ch.un潮。
  他们保留了大部分先祖的特征,秉持最原始传统的生活方式,像史前人类一样努力工作,筑造社会文明,虽然地区面积狭小、人口稀薄,生产效率却并不亚于任何一个大世界的普通联邦。
  当局部战争硝烟不断,弱r_ou_强食、烧杀掠抢成为常态,这里成为大世界所有人的向往地,成为大世界留存下来的最后一片桃园净土。
  近来北方寒潮南下,连南安也难以躲过冷空气的侵袭,一向和煦温柔的风变得寒凉,催得行人脚步匆匆。
  晚上19点40分,吕文林走出医院大门,深呼吸一口带着凉意的空气,难得感到一阵悠闲和舒适——因为从明天起,他终于要从连续的加班中解脱出来,迎来自己的公休假期。
  “只剩3%的电了……”吕文林看了眼手机电量,揣回包里,摸了摸自己口袋里还剩下百来块的零钱。
  又忘了在院里及时充电。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还有钱坐车。
  吕文林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家的方向拐了个弯,脚步轻快往前走。
  他忙起来就顾不上吃晚饭,这会儿从院里出来吹了阵凉风,才觉得肚里的饿意越发明显,心血来潮想去大学附近的面店吃碗小馄饨。
  医院离学校的距离很近,穿过一条隐蔽的小巷,也就步行一刻钟的事。
  巷子借着在学校附近的缘故,被命名为“书院巷”,上学的那些年里,他曾无数次的和关永明在这里过路,往返于医院和学校之间,但正式工作之后,也就很少再往这边来了。
  走到巷口,路灯不知什么时候线路出了问题,整条巷子都黑漆漆的,四周寂静无人,偶然刮过阵阵寒风,让人生出几分y-in森的感觉。
  吕文林踌躇着往前走,犹豫要不要拿出包里备用的手电照着再继续往前的时候,就被什么东西绊到了。
  绊到他的东西并不坚硬,像是一团黑乎乎的软体动物。
  吕文林想,夜路难行,果然还是天太黑了。他赶忙从包里翻出应急手电,推开按钮,一束银白色的光线延伸出来,周围的一块世界变得明亮起来。
  借着这点光线,他看清横在他面前、把他绊到的东西——是人的一双腿。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吕文林猛一下吓得差点把手里的电筒掉下去。
  勉强定了定神之后,他握紧手里的电筒再往上照,发现靠着灯杆坐在那的,是个人。
  灯杆旁就是个垃圾集中处理站,在已经降温的深秋,这个人却只着了套破烂不堪的单衣单裤,被风尘染得分不清颜色,周身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
  他身上多处都裹着不知多久没更换过的绷带,大小深浅不一的伤痕遍布在黢黑肮脏的皮肤上,有的已经半结痂的伤口甚至又被崩开,渗着乌黑的血。蓬乱油腻的头发长到盖住大半张脸,十指发紫,指甲尖利,末端还有不同程度的劈叉。
  活生生就是个从垃圾堆臭水沟里钻出来的小乞丐。
  不,都不像是乞丐,吕文林从没在南安见过这么落魄的乞丐。
  至少在社会秩序良好的南安,哪怕是街边偶见的乞丐也能把自己拾掇得稍微干净些,拿个缺了口的碗规规矩矩在路边乞讨。
  而眼前这个呢?
  吕文林说不上来。
  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像是末r.ì电影里那些从地狱里爬上来逃出生天的囚徒,人不人鬼不鬼的,让人望而生畏胆战心惊。
  他都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一具死了没人收的尸体,还是个尚存一缕生气的活人。
  好像不管不问的,的确是太影响市容市貌了。
  再怎么样吕文林也是从太平间和人体骨架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医学生,这点小场面,不算什么,他决定至少先壮着胆子探探这个人的死活。
  吕文林迅速思考了两秒,把应急电筒支到一边,从包里翻出一副随身携带的一次x_ing医用白手套戴上,小心翼翼地去探小乞丐的脖颈动脉。
  结果手还没挨到对方,就猛的被人给一把揪住了腕子。
  过程中小乞丐的头发被风带起几缕,吕文林于是得以看到长发后那张辨不清面目的脸和隐藏在黑暗中的一双眼睛,眼珠亮得惊人,警觉中带着敌意,像是鹰又像是狼。
  人是活的。
  看样子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儿。
  力气还不小。
  吕文林惊讶地张了张嘴,又很快被疼痛感带回现实,这一下揪得挺疼,看出来小家伙的防备心不低。
  “那个……”吕文林尝试把手抽回去,结果挣也挣不开,“我不是要害你,只是想确认下你的生命体征。”
  “你受伤了,要我带你去医院吗?”对方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继续揪着他的腕子。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