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离婚之后ABO 作者:郁华

时间:2021-11-14 12:56标签: 甜文 娱乐圈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文案:周行之爱极了孩子,可他却是个Beta。 他想,是时候离开他的丈夫了。 abo题材,成熟稳重沉默寡言年下Alpha攻X淡漠刻薄上司年上Beta受。 第1章 周行之的信息素是松树味的。 这还是他俩刚在一起没多久时,一个对周行之虎视眈眈的娇俏小o凑上来跟他讲的。
 文案:周行之爱极了孩子,可他却是个Beta。
  他想,是时候离开他的丈夫了。
  abo题材,成熟稳重沉默寡言年下Alpha攻X淡漠刻薄上司年上Beta受。
 
 
第1章 
  周行之的信息素是松树味的。
  这还是他俩刚在一起没多久时,一个对周行之虎视眈眈的娇俏小o凑上来跟他讲的。
  他那时傲气得很,对男友不屑一顾不放在心上,受了明晃晃赤裸裸的挑衅,也只是吸了口手中的雪茄烟,徐徐喷了出来,烟雾缭绕在灯红酒绿中分外妖娆,说,“有本事你尽管上,没本事别在这里y-inyá-ng怪气。”
  说完向小o做了个请便的动作,在周行之那里铩羽而去的omega只得气的跳脚。
  到底是r_ou_体凡胎。许是alpha的外表和床上功夫太过迷人,又多半是周行之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最佳男友,他竟也在三十几岁的关头生出颗真心,从此停船靠岸,一门心思跟了周行之。
  后来,路过街边的松林时,他总会有意放缓步伐,却又觉得自己这番模样有些可笑。莫不说自己闻不到真正的信息素,就连那松树味,也只不过是道听途说。
  这些年里,他有无数次机会问上一问,可又无数次压抑了这种好奇,刻意抛去这个话题。
  他知道,这个问题,他是一辈子都是没得发言权的。
  想到这里,他放快了脚步,逃似的抛了一林松树在身后。
  回到家里,等待李韶华的是系着围裙的男人,额边冒着一层细密的汗珠。这令他心中发堵,不由得想起刚在一起时,自己颐指气使的那副样子。
  年轻的男人生x_ing怕热,那年夏天又格外漫长,夜里家里停了电,李韶华从睡梦中醒来怏怏不乐的躺在凉席上,随口指使周行之给他扇扇子。他心里没什么想法,在阵阵凉风中渐渐睡去,没成想,周行之汗水踏s-hi了整条汗巾,却为他打了一晚的扇。
  每当忆及此事,李韶华心中却不觉甜蜜,他只觉得苦涩,随之而来的是绵长的不真实感,仿佛幸福是偷来的借来的,周行之也是。
  他终要回到寒冷而荒芜的原野,他终是得不到爱。
  这种想法有些无厘头,找不到源头,却又像掐不灭的野火,时时在心中叫嚣。
  起初,他只是不管它、不理它,放任自流又不屑一顾,而到如今,他却只能自暴自弃的任由这种念头在心中奔腾呼啸,有时想一根针,时不时刺着他的心,有时又像个逐渐扩大的空洞,r.ì复一r.ì地将他吞噬。
  他摆脱不掉,又无计可施。
  “韶华,韶华想什么呢?吃饭。”
  周行之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冲自己的丈夫笑得虚伪,讪讪得接过他手中的筷子,从身前的碗里扒了一口饭。
  周行之的手艺自是没得说,凡是经他手的饭菜,皆是色香味俱全,他又向来宠着李韶华,三菜一汤全是李韶华爱吃的。
  可李韶华就是觉得恶心。像没由来的思绪,没道理的忧虑一样,他又长了没由来的恶心。
  他吃不下东西,却又不愿周行之忧虑,自己任一点小病小灾小痛小难,周行之总是会比自己更挂心。
  他不愿周行之皱眉。
  于是,他死命吞咽了几口,大口将身前的饭菜吃完,在周行之的注视和期待下说,“我们行之做饭真好吃。”
  周行之只是笑了笑,起身去收拾餐具。
  他望着周行之的背影,这些年周行之变了很多。刚在一起时他的男人还只是个孩子,连大学都没毕业,来到事务所实习,一来便被分派到自己的项目上。
  那时的周行之虽长着张硬朗又冷峻的脸,却最是踏实可靠,话不多,虽是个alpha,却少有冲动,更没什么脾气,是个老好人。
  他一眼看中了周行之的皮相和忍耐,活生生的将他拐到了自己的贼船。
  从此,周行之便不仅仅是周行之,还是李韶华的男友,男人,以及丈夫。
  对此,李韶华有些骄傲,骄傲之余,是真切的惶恐和悲惋。
  他的丈夫,他的行之,本不该这样的。
  他盯着周行之在厨房水池前的背影看了许久,突然鼻子就酸了,随之而来的是沉重和苦涩。
  他给不了周行之想要的,他只是个薄情寡义、闻不到信息素也没什么气味的beta,他只是个不怎么贤惠、更生不出孩子的beta。
  李韶华还记得,那是多年2014年的11月份,他刚过完二十七岁生r.ì,第一次做项目经理,带着二十来号员工和实习生一起跑到成都做项目。
  他生来脾气不好,项目上的事情又繁琐得很,他是新晋的领导,不好跟正式员工发火,又不好凶那些千娇百媚女孩子和小o,拿身为alpha的周行之开涮,指使责备一气呵成,一点儿没把他当成个大四的在校生,一切的标准都按正式员工来。
  周行之脾气好,人也闷,只是“嗯嗯”的应着,然后吭哧吭哧陪李韶华一起加班到凌晨。
  时间久了,项目组里便流出了风言风语,同为实习生的陆琦好几次在厕所拉住周行之,神神秘秘的对他讲,“你别看李韶华是个beta,却最是荒诞无稽,男女通吃,你可小心点。”
  周行之皱了皱眉头,说,“我怎么会喜欢beta,我以后还得结婚生一堆小孩呢。”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从厕所走出去,隔间里的李韶华将y-in着脸去冲厕所,最后留下一个讥讽的笑。
  年轻的他从不觉得beta有什么不好,不会受信息素的诱导又不会有发情期的困扰,他只需自由自在的享受恋爱,享受x_ing/爱,而不必去做/爱的奴隶。
  成都的冬天不比北京严寒,却多了几分y-in冷,李韶华常年伏案工作,腰和颈椎都不好,到了晚上便觉s-his-hi冷冷的风直往骨头里灌,浑身又疼又酸。他身体不舒服,工作也进行的不顺畅,便每r.ì有意无意的耗着周行之在一旁陪他。
  晚上,他们便住在项目的招待所里,隔壁挨着,一墙之隔。
  那是个大年27,出现场的最后一天,李韶华被寒气折腾的怎么也睡不着觉,便一个电话打给周行之。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