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作者:徐徐图之(2)

时间:2021-11-14 12:52标签: 欢喜冤家
但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特别好看的人,今晚本来约的那位,在他眼里有七分,算是最近几年遇到的人里颜值数一数二的,可和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混血美人比起来,七分那位,OUT。 失恋了?他问。 嗯。红着眼圈的美少年又
  但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特别好看的人,今晚本来约的那位,在他眼里有七分,算是最近几年遇到的人里颜值数一数二的,可和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混血美人比起来,七分那位,OUT。
  “失恋了?”他问。
  “嗯。”红着眼圈的美少年又偎过来抱紧他。
  太好了,王锦想。
  他本来想带男孩去酒店,可平安夜不太可能有空房,便把人带回了家里。
  男孩在路上就睡着了,到家以后,他把人抱下车,又一路抱上了楼,男孩像只小猫咪一样无比配合的窝在他的怀里,还用漂亮的脸蛋蹭了他的胸膛几下。
  长得这么好看,撒娇技能也几乎满分,就是床上稍微差了点。
  该怎么评价呢?太干了,看反应也没什么经验。
  美少年为了前任哭哭啼啼,可他的前任也真是暴殄天物。
  王锦暗暗想道,如果他是男孩的前任,一定早把这么个美人给Cào松了。
  天亮了。
  王锦有个不错的生物钟,每天早上七点自然醒,睁眼之前,软玉在怀的触感便让他回忆起了昨晚的一夜ch.un情,有些蠢蠢欲动的想在晨光里再来一发。
  他刚有动作,男孩便醒了。
  “你是谁?”几个小时前还在他怀里呻吟高潮的混血美人翻脸不认人,怒目圆睁道,“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是犯罪!”
  王锦好笑道:“昨天还搂着人家不撒手,口口声声叫哥哥,今天就说人家是犯罪?不要这么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好不好。”
  要是手里有刀,彦容一定会把眼前这张自以为风流其实 y- ín 贱无比的脸剁个稀巴烂。
  昨天之前,他从来没有喝过中国的白酒,不了解这种液体不但入口辛辣,而且后劲绵长,醉起来简直可怕,明明什么都看得见,却偏偏看不真,明明知道回家的路,却怎么也走不回去。
  他来到中国还不到半年,会讲中文,但认识的汉字有限,对北京的认识也很粗浅,只记得家里人的嘱咐,临近年关治安不好,出了校门就不要乱跑,觉得危险就往人多的地方走。醉了以后,他觉得哪儿都不安全,循着本能挤到了人多的地方。
  后来呢?
  后来那个人来了,不但抱着他,还对他那么温柔的笑,牵着他的手带他回家,最后还对他做了那样的事,虽然很疼,可是他很开心,他喜欢那个人给他这样的疼痛。
  所以眼前这个混蛋到底是谁啊?!
  王锦被男孩凶狠的瞪了半晌,有些回过味儿来,明白昨晚是自己会错了意,这男孩并不是情场失意想来一场前列腺法式按摩发泄苦闷,而是把偶遇的他错当成了什么人的替身。
  万人迷王医生当然开心不起来,不过便宜也占了,绅士风度总还是要有一些的,安慰道:“酒后乱来也是常事,别这么想不开,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有次喝醉还Cào过我哥的散打拳套呢。”说完,他自己先笑了起来。
  笑到一半又停下。
  因为彦容哭了。
  哭得稀里哗啦,眼泪啪嗒啪嗒。
  他像每一个初夜不是给意中人的少年人一样,难过的几乎肝肠寸断。
  王锦很尴尬,他默默起来穿好了衣服,又把男孩昨晚被扔在地上的外套捡了起来,地板很干净,但他还是拍了几下并不存在的灰尘,口袋里掉出两张卡片,他捡了起来,一张信用卡,一张附近国际学校的学生证,照片是男孩本人,姓名一栏写了“彦容”,班级一栏写了“高一(二)班”,国籍是“瑞典”。
  才读高一?
  王锦看看坐在床上掉眼泪的男孩,问道:“彦容?你成年了吗?”
  彦容抹了抹泪,冷冷道:“已经成年六天了。”
  王锦镇定的拿了手机走进卫生间,关好门后,迅速百度了下。
  ……他上了个小朋友。
  
  第二章、我是你大爷
  
  和漂亮的人发生x_ing关系,会让王锦获得较大的愉悦感,但他的私生活并不混乱,他在一个时间段内总会有固定的美貌床伴,倦怠期到来之前,他也不会在外猎艳。
  和上一个床伴相处了三个月有余,两周前分开,原因是对方遇到了真命,他送了祝福,真心希望对方能过得很好。
  带彦容回家的时候,他的确有心想和这个漂亮的男孩子发展一段稳定的关系,只要男孩本人不反对。
  昨晚彦容在床上的反应虽然略显生涩,但主动又坦d_àng,以王锦的经验来看,一个刚刚受过情伤的年轻人,通常不会拒绝在痊愈之前,享受短期的、互不束缚的x_ing爱关系。
  这一切推论的前提是——具有完全责任能力的成年人。
  而彦容距离这个界限,“刚过六天”。
  混血儿发育的比普通亚洲人要好,如果不看彦容的证件,说是大学生也不会有人怀疑,而且昨天晚上是彦容主动投怀送抱,这事儿的责任其实也不全在王锦。
  可王锦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司机,对方是个小孩儿,被他硬生生开了苞,还哭得梨花带雨,说破了天也没人站在他这一边。
  王锦对着镜子长叹了一声,真是造孽啊。
  他从卫生间里出来,男孩赤身裸体的蹲在地板上,正在捡那件皱巴巴的T恤。
  两人对视了一眼,彦容迅速低下头,有些惶然的缩了缩身体。
  被当成禽兽的王锦尴尬道:“我去帮你找件干净衣服……不如你先洗个澡?”
  彦容蹲在那里没有动。
  王锦讪讪的出去,把房门关好,故意加重脚步哒哒哒的走远。
  彦容抬起头听了听,慢慢站起来,想去反锁房门,可是一想,这是别人家里,锁门也只是防好人。
  路上拉个陌生人就回来做这种事,会是好人?
  王锦给医院打电话请了半天假,然后到三楼他弟弟房间衣柜里找衣服,他一米八八,彦容看起来最多一米七五,穿他的衣服肯定是不行。他弟弟一米八二,将就穿还行。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