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墙 作者:至未至(下)

时间:2021-08-26 21:31标签: 甜文 娱乐圈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第六十一章 强3 宋煜城也没有说话,拇指像刚才那样一遍遍缓缓蹭过周恒清柔软的嘴唇。看着不断转头想避开的被手指摩擦嘴唇的周恒清,沉默了会,淡淡的问:你给人口j_iao过么? 周恒清身子僵了一下。 宋煜城扬起了唇角,自顾自的替周恒清回答了:没有。 周恒清
第六十一章 强3
  宋煜城也没有说话,拇指像刚才那样一遍遍缓缓蹭过周恒清柔软的嘴唇。看着不断转头想避开的被手指摩擦嘴唇的周恒清,沉默了会,淡淡的问:“你给人口j_iao过么?”
  周恒清身子僵了一下。
  宋煜城扬起了唇角,自顾自的替周恒清回答了:“没有。”
  周恒清紧紧皱着眉,盯着座位黑暗的角落,厌恶的表情分外明显。
  他很反感那种事,总觉得不干净。甚至感到恶心。
  “你今天不用回了。”宋煜城笑着说,“我和你也有一阵没做了,怎么也得折腾一晚上。”
  周恒清猛的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宋煜城,嘶哑的吼:“你别欺人太甚!”
  宋煜城却并不理会周恒清的怒吼,依然稳稳的笑着:“什么欺人太甚,你回去干什么?去骗林月?”顿了下,“好丈夫的表面下,其实是个大开着双腿随便就能让同x_ingCào到s_h_è的虚伪的男人。”
  说着,将周恒清的腿打开的更大了些。
  周恒清再次颤抖起来,是因为无边的愤怒。
  怒火再次疯狂的燃烧。周恒清急促的呼吸着,望着宋煜城的瞪大的双眼里是愤怒的火焰。
  一句话也没法说出来,甚至骂不出来。
  而下一刻,宋煜城却退出了他的身体,放下了他的腿。
  他正警惕宋煜城下一步的动作,就被宋煜城揪着领子拽了从座位上拖了下来,跪到了宋煜城跟前。之后又被拽着头发,头被使劲的往对方的胯部按。
  他看到和自己一样的代表x_ing别的器官时就明白宋煜城想干什么了,剧烈的挣扎起来,吼着着:“你他妈的简直是个变态!”但眼中是恐慌。
  “难道你不是?”宋煜城笑着反问。
  “滚!我不做这事!”
  “我没有征求你的意思。”宋煜城依然笑着,把周恒清的头使劲往下按,“什么都顺你的意了还叫什么强j-ian?”
  周恒清绷紧了身子,拼命的挣扎,转头躲避,抿紧了嘴唇却不敢说话,就怕碰着宋煜城的东西。
  突然按着他头的手松了些。
  “这个时间了林月也应该给你打电话问你怎么还不回来了吧?”宋煜城问。
  他僵了下。
  宋煜城松了周恒清,将扔在一边的周恒清的裤子拿了起来,从里面摸索出手机。
  “你干什么!”
  周恒清冲宋煜城的吼道。
  “我知道你也宠林月。晚回去一会都会给她解释清楚,什么事都要提前给她打个招呼。”宋煜城说罢打开后盖,干脆的拆了电池,扔到一旁。笑道:“如果她在家等了你一晚上结果你都没回,打你电话也打不通——她会怎么想?”
  周恒清的脑海里瞬间浮现一个人林月在家里焦急不安的等待的样子。
  也许林月会一边等待一边胡思乱想着想着“清粥怎么还不回来?干什么去了?出什么事了?还是……?”
  他停止了挣扎。
  眼中的熊熊的火焰逐渐熄灭,露出了底层像深深的冰谷中那般的沉重的无助和恐惧。
  “含住。”宋煜城弯着唇角,语气里却没有带笑意:“别耍花样,我知道你的x_ing子,但你也知道我的。”
  “别……我不想这样……其他的……你怎么都行……我不想这样……”
  他低着头断断续续艰难的说着。声音干涩,胸口像被堵着一样沉闷到难以呼吸。
  屈辱。
  他所有的愤怒都屈服于恐惧,就像他现在从未有过的屈服于宋煜城。
  他想起自己曾哀求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少年,别开灯,但那种耻辱他不想再有第二遍了。
  他说不出“求”字,但语气已经和哀求一样。
  “你在求我?”宋煜城冷笑着,“你以前也是这样,说着别怎么样、不想怎么样,但现在自己不是挺乐在其中。以前不愿意和我做的和现在什么人都可以干。那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先,反正你总有一天也会含着别人的。”说罢再次命令:
  “含住!别让我说第二遍!”
  ——你觉得值?
  周恒清想起大街上张力问自己。
  而他那会又到底是在为什么哀求着。
  他的嘴颤了缠。
  还是张开,压抑着胃里的翻江倒海还有胸口的沉闷,紧紧的闭上眼。朝宋煜城的胯间,
  低下头。
  他颤抖着,压住喉间的呜咽声,但是无法控制的从紧闭的双眼中落下眼泪。
  不仅仅是为了巨大的屈辱。
  而是比那更加深刻和沉痛的东西。
  像一棵在土壤里深深扎根的枝繁叶茂的巨树,从那深到不知何处的、最底层、最末端、最细微的根开始,一点点的向上蔓延的枯萎。
  最终全部死亡。
  “你哭什么。”宋煜城淡淡笑着,缓声说道,用手抹去他的泪水,一如以前的平和。
  但对周恒清来说,宋煜城,已经不再是宋煜城了。
  ——“宋煜城”已经死了。
  那个能替他打架出气,一起踢球、打游戏、去图书馆、吃饭,帮他选房子、家具,给他当伴郎,暑假的一有空就给他带饭的“宋煜城”,
  搂过他,吻过他,笑着低语他名字的那个“宋煜城”——
  死了。
  在很久前,就死了。
  就像一把刀c-h-ā在胸口那样疼着,他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你哭什么。”宋煜城不断地抹去周恒清的泪水,干涩的低低笑了出来。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