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被迫和宿敌绑定信息素后——染釉

时间:2021-02-20 02:10标签:
《被迫和宿敌绑定信息素后》作者:染釉?文案:??在和死对头Alpha宋时熠打了一架以后,简宁迎来了分化期,分化倾向:Omega。??或许是因为互看不顺眼很久,两人对对方的信息素都产生了过敏反
 《被迫和宿敌绑定信息素后》作者: 染釉
 
文案:
    在和死对头Alpha宋时熠打了一架以后,简宁迎来了分化期,分化倾向:Omega。
    或许是因为互看不顺眼很久,两人对对方的信息素都产生了过敏反应。
    直到两人因为意外被迫绑定彼此的信息素后,迎来易感期的宋时熠人设崩塌了。
    —别走
    —抱抱我
    —喜欢你的味道
    简宁:不应当!我们只是工具人的关系啊!
    宋时熠:别想太多,生理反应
    简宁:?
    后来,简宁开始陆陆续续地丢衣服,从常服不见踪迹,到连校服都消失不见。
    宋时熠不动声色:可以穿我的
    再后来,简宁终于发现,藏他东西的人正是宋时熠,据说这是一种类鸟类的筑巢行为,Alpha在易感期来临后,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于是他气势汹汹地敲开宋时熠的门质问:你藏我常服,还藏我校服,要把我也藏起来吗?
    他刚说完,就被宋时熠抱进了房间:如你所愿
    简宁:?
    【极度缺乏安全感/高冷心机/学神攻】x【超有安全感/小太阳/学霸受】
    甜饼食用指南:
    1.1v1abo校园小甜饼
    2.无生子,有私设
    3.尽量日更么么哒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天作之合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宁,宋时熠┃配角:简宵,叶渊,姜嘉佳┃其它:下本预收《上位反派后我成了团宠》
    一句话简介:双双毙命
    立意:少年青春
 
 第1章
  午后,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上,阳光温暖却不刺眼,正好是下午第一节课的时间。
  高一七班这节课刚好是体育课,偌大的教室只有零星几个人在座位上刷题看书,靠窗边最后一排的位置上趴了个人,灰绿的校服把脑袋遮得严严实实。
  “哐哐”几声,篮球砸在篮板上,在篮球框上撞了几圈随后滚落,紧接着嘈杂的欢呼声从窗外飘进教室。
  简宁迷迷糊糊地被吵醒,紧闭着眼,伸手压紧脑袋上的校服,脑袋在胳膊上蹭了两下,意图隔绝掉操场的声音。
  然而天不遂人愿,进球的声音再度响起,扰人声紧随其后。
  班里有人起身把教室前面的窗户关上,刚想去关教室后排的窗户,便想起这周坐在那的是谁,站在原地想了想,还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简宁不耐烦地把头上的衣服扒拉下来,他眉头紧蹙,眼尾下压,满脸写着不爽,蓬松的短发因为刚才粗暴的动作十分凌乱。
  楼下的篮球场边上站满了围观的人,简宁一眼就看到站在三分线上的人,刚才得了分,便有人凑上去揽着他肩膀,眉飞色舞地说什么。
  那人神情冷淡,对周围的欢呼声置若罔闻,利落地拍掉队友搭在他肩膀的手后走到场边。
  “作秀还是打篮球啊。”简宁“啧”了声。
  他手搭着脖子,扭了扭,浑身的酸痛让他提不起情绪,想到罪魁祸首还若无其事地在楼下打篮球,他狠狠捏了两下脖子。
  唐不凡从教室后门走过来,轻声道:“宁总,你睡醒了啊。”
  简宁侧头看一眼,语气平平地“嗯”了声。
  “喏,九班的人让我给你带的。”他递来一个纸质的包装袋。
  简宁忍着不适坐直身体,翻了翻袋子里的东西,校外面包店里的熏鸡芝士蛋三明治,还有一杯杨梅汁。
  他撕开杨梅汁盖子喝了两口润喉,顺势看了两眼挂在黑板上头的钟,问道:“体育课都要上完了?我睡了这么久吗?”
  “怎么说也有两三个小时吧,上午第四节课下课铃一打你就趴了,喊你好几次一点反应都没有。”唐不凡说道,见简宁又拆开三明治的包装,又问,“九班的人怎么……”
  唐不凡话还没说完,就被楼下的欢呼声打断。
  他好奇地看过去,看到在打球的人后见怪不怪道:“宋时熠啊,我就说呢,除了我宁总还有谁能掀起这种风浪。”
  简宁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单音节:“呵。”
  听到这个名字,他揉了揉又酸又疼的后颈。
  “对了。”唐不凡突然想起什么,“昨晚怎么回事啊?我听九班那几个说你和宋时熠一起去给他们撑场子了???”
  他在“一起”两个字上加强重音,在小卖部听到对方说的时候,他还以为出现幻觉了。
  简宁瞥他一眼,解释道:“我是去给九班撑场子去了,但是纠正你一下,我没有和宋时熠一起,我到那才看到宋时熠也站那,要是我知道他也要去,那我……”
  唐不凡:“你就不去了?”
  “那我肯定早点去啊……”简宁没好气地说,他一点也不想承认在去露天篮球场的路上迷路了至少半个小时。
  “……”唐不凡欲言又止,“九班和宋时熠他们一直玩的不错,喊他去也挺正常的,但是我们之前上体育课的时候,不是还和他们抢篮球场差点打起来吗?他们怎么还喊你啊?”
  九班是体育班,里面的学生多多少少有点刺头,再加上简宁脾气也比较硬,两边在篮球场有过不少摩擦。
  就连这次的事也是因为九班之前在校外的篮球场惹了八中的人,被对面约了架,又怕打不过,才不得不找一些其他班的帮手。
  谁知道找帮手的几个人没商量,把平时就王不见王的简宁和宋时熠都找过来了。
  简宁晚来一步,他到后气氛瞬间沉寂下来,仿佛下一秒自己人就要先来一场内战,不过还好,约架的人来得也及时,不过在朝简宁这边看了一眼后,跑了。
  跑得飞快,像是被鬼追似的。
  简宁还怪不好意思的,没想到他的名声竟然都传到八中去了。
  打都不敢打,看到他就直接跑了。
  被九班喊来的众人也只好原地解散,简宁也觉得没意思,转身准备回家,刚好看到站在原地没动的宋时熠,两人目光对上。
  确认过眼神,是看不顺眼的人。
  简宁不太乐意回想昨晚后来的事,但身体上的疼痛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打不过宋时熠。
  简宁情绪不怎么高,揉着肩膀道:“上周五打球的时候偶然遇到的,我确实和九班的有矛盾,但也不代表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到我们学校头上好吗?”
  唐不凡问:“宁总你哪不舒服啊?一会揉脖子一会揉肩膀的。”
  简宁咬牙切齿:“哪都不舒服。”
  “不舒服……又贪睡……”唐不凡总觉得这个症状在哪听过,可一时半会又想不到,开玩笑道,“不会怀了吧?”
  ?
  简宁面无表情地卷起一本书,抬手准备砸过去。
  唐不凡灵光一闪,连忙说:“等等等等,我想起来,宁总你该不会是要分化了吧?上午生物课讲期中考卷子的时候老师好像说了这题,我就说怎么这么熟悉。”
  简宁愣神。
  为了生存,唐不凡连忙打补丁道:“宁总你分化以后肯定是顶级Alpha,我看以后学校里其他Alpha谁还敢……”
  “不是。”简宁出声打断,也懒得瞒他,“纯粹是因为我昨天和宋时熠打了一架而已。”
  唐不凡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他努力地消化完简宁所讲的信息,艰难开口:“赢了输了?”
  简宁耸耸肩继续咬着三明治:“输了呗。”
  唐不凡小心翼翼不敢开口,一个不小心戳人伤口,他选择闭嘴保命。
  简宁利落地吃完最后一口三明治,把包装纸揉成团,精准地扔进教室后的垃圾桶,不甚在意道:“输了就输了呗,下次我总能赢回来的。”
  唐不凡松了口气:“也是。”
  随后,他尽到一个班长的责任提醒道:“你把垃圾扔到走廊的大垃圾桶去,垃圾桶里不准有垃圾。”
  简宁作势要打他:“我把你扔进去信不信?”
  唐不凡笑嘻嘻地离开座位:“别别别,宁总你睡了一个中午,出去活动活动吧?陪我去老张那里拿个期中考的成绩表?”
  老张是七班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
  简宁嗤笑嘲讽道:“你是小学生吗,拿个成绩表还要家长出面?”
  唐不凡郁闷:“我也不想啊,谁让老张教数学啊,每次排名表出来,看到我的分数就要叨叨半天,但是有你在,老张一定只会被你的学霸光辉吸引,从而忽视掉卑微彩笔的我!”
  简宁被他不留余力的马屁行为逗笑了,起身离开座位,下巴朝着教室外点了点,道:“走吧你。”
  两人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楼梯下方传来一群脚步声以及轻快的聊天声,随后大约七八个男生出现在楼梯转角的平台上。
  挺巧,都是七班的学生,人堆里有人和简宁打招呼:“宁总,你今天怎么没来打球啊?你要是来的话,说不准我们这边能赢呢。”
  “你算了吧,碰上十一谁都得输。”
  后面几个人因为这个话题争论起来。
  简宁将目光移到话题里的另一个人身上,那人已经径自走到楼梯中段,篮球随意夹在手腕和腰之间,说不出的帅气夺目。
  简宁咬牙,心里不爽得很,总想找点茬,于是嘴角一挑笑道:“不愧是Alpha,身体恢复的就是好,昨晚忘了问,还爽吗?下次再约?”
  这话一出,原本还在争论篮球赛的声音立刻消失无踪,楼梯间陷入一种诡异的氛围。
  平台上的男生你看我我看你,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迷惑茫然和震惊。
  是他们想的那个意思吗?
 
 第2章
  宋时熠脚下一顿,站定后看向简宁,他所在的位置比简宁略低一点,但气势上却丝毫不输。
  两人都沉默不语,剑拔弩张的气氛让除了他们俩以外的人都格外紧张,生怕两人在校内就打起来。
  简宁嘴角的笑意更浓,耍赖似的眉毛轻轻一挑,看上去心情不错。
  他长得好看,但并不女气,带着十七八岁年纪该有的朝气和少年气,笑容里更多几分痞气。
  宋时熠缓缓开口道:“可能比你们Beta差一些,毕竟昨晚累到躺在地上爬不起的人不是我。”
  台阶下的七班男生恨不得原地石化。
  简宁脸色变了变,咬牙切齿刚要反驳,宋时熠已经往上走了两步,和他擦肩而过,并且皱起眉,往墙边靠了靠,和简宁拉开一个肉眼可见的距离。
  简宁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你……”
  楼下的人因为视角原因没看清楚宋时熠的动作,但唐不凡站在简宁身边,看得清清楚楚,他心里一个激灵,正盘算着趁简宁脾气还没起来的时候把人拉走,下课铃声响了起来。
  原来安静的教学楼立刻喧闹起来,走廊里进进出出的人变多,唐不凡趁机道:“哎,宁总走了,我还得去拿排名表呢。”
  原本在楼下的男生也趁机从人群里溜走,生怕因为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而被杀人灭口。
  见简宁一言不发地跟着自己走了,唐不凡总算松一口气,瞥他一眼,好奇地问:“宁总你被气成这样?不至于吧?脸都被气红了。”
  简宁后知后觉地摸了下脸,莫名其妙道:“红了吗?不会啊……”
  唐不凡问:“你说你也是,好好的干嘛非得和他呛一下,你们有那么大仇吗?昨天还打架,你还疼吗?要不要顺道去医务室拿点药?”
  “高一报道那天他一进教室我就看他不爽了,他肯定也看我不爽,不然不至于我俩同班一整个学期,我和厕所保洁阿姨说的话都比他多吧?”简宁不太在意地说,“这是同性之间的相互排斥你懂不懂?再说了要什么药啊,医务室的老师问理由我总不能和他说我是被别人打的吧?丢不丢人!”
  唐不凡小声嘀咕:“你和他也不是同性啊,人家是Alpha,你和我才是同性,也没见你排斥我啊。”
  简宁言简意赅:“因为你太菜了。”
  唐不凡:“?”怎么还带人身攻击的。
  两人一起走到二楼的教室办公室,唐不凡敲了敲门,随后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走进去。
  七班班主任穿着一身宽松的衣服坐在位置上,孕肚圆滚滚的,黑色的长发扎成丸子头,戴着圆眼镜。
  她把期中排名表递给唐不凡让他贴到黑板旁边,又让他去班上把宋时熠喊过来,转而看向简宁道:“正好你也来了,省得我让唐不凡去喊你了。”
  简宁瞥了一眼唐不凡手中排名表的具体名次,又听到宋时熠的名字,好不容易缓和过来的心情又差了一点,他问:“张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唐不凡和他做了个手势,表示先走一步。
  他朝唐不凡点头。
  “是这样的,今年的数学竞赛5月份中期要开始报名了”张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宣传海报,又递给他一张报名表,“我听说你初中学过竞赛,但是高中报名的时候没报我们的竞赛班,我想问问你现在还有意向继续学竞赛吗?”
  三中的竞赛班从建校以来便有,但已经三年没有进过省队,更别说是国家队,有时候连一些没有系统化竞赛班的学校都比不过,这让校方又急又气。
  而这一届的竞赛班从入学到现在大大小小的测试看上去也差点火候,校方也只好将目光放到非竞赛班的身上,由另找了七八个学生想让他们参加今年的数学竞赛。
  其实高一刚开学的时候,竞赛班的班主任就曾经找过简宁,想让他来听听课,和班里的同学切磋切磋,但被简宁拒绝了,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现在也是没什么其他的办法,只好再争取一下。
  张老师又说:“当然竞赛这个东西,一段时间不学可能会有些生疏,我们竞赛班从明天开始每晚都会有老师辅导,所以也不用担心和竞赛班的差距太远。”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