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十八岁橘子汽水+番外 作者:不抽烟

时间:2021-02-04 12:04标签: 甜文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不抽烟
文案:大家好,我叫方若禹,是个15岁就知道了自己是个gay的gay我人生做过最无悔的事情,就是在十八岁的夏天,那个全国高温预警拉满的高三暑假把我的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次,给了住我对门的小哥哥严双
  文案:大家好,我叫方若禹,是个15岁就知道了自己是个gay的gay
  我人生做过最无悔的事情,就是在十八岁的夏天,那个全国高温预警拉满的高三暑假
  把我的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次,给了住我对门的小哥哥严双
  (正文非第一人称)
  (一句话概括:两个小处男共同研究如何嗯嗯啊啊)
第01章 气泡水
  半梦半醒。
  微睁的眼睛看到房间的门被开了一半,门外刷拉刷拉不知道哪里发出来的噪音,微波炉嘀嘀响。
  “方子,我和你爸上班去了,今天家里没剩菜,你午饭去双儿家吃呗?”
  方若禹揉了揉眼角的一坨眼屎,回味被打断的梦。
  “听没听到啊你?”方若禹的头顶被轻轻一推,身侧的床垫一沉,他心道一声不好。
  他双手把脑袋前的空调被蓐了下来,十分不耐烦地在半空划拉着双手阻挡挠痒痒攻击:“听到了听到了!哎妈!我服了!别挠我成吗!”
  方妈收回手,把牛皮包重新挂上肩膀,笑着出门:“你别一觉睡到大中午啊,再睡一会儿就起床,人张敏高考完了还每天早起学英语呢,你看看你!”
  “啧,”方若禹倒回床上在柔软的床垫上弹了两弹,耐心已经拉到极限,“关门关门。”
  房间门被清脆地扣上,过了不一会儿是家门开合的声音。
  方若禹猛地睁开眼睛,伸手摸到了床头的空调遥控器,把26度轻驾就熟地调成20度,钻进被窝里,想要接续美梦。
  十分钟后,他从一阵烧心的失眠里睁眼,盯着枕头边发呆。
  间隔太长,美梦看是不可复原了,只好守着支离破碎的记忆砸吧砸吧,期待能砸吧出点儿什么名堂来。
  梦里不是昨天差点儿跟他亲上的江子衿,而是严双。
  严双。
  方若禹在嘴边把这两个大字溜了一圈,直呆呆看着天花板“CAO”了一声,鲤鱼打挺一般坐起来麻溜下床,把这个人暂时从脑海里擦掉。
  微波炉门打开来是他的早餐。两个热乎乎的包子:一个荤一个素,外加一个卤得通体大理石纹的鸡蛋。
  方若禹味同嚼蜡吃着早餐,不出意外地想到了仍没着落的午餐。
  真要去严双家吃?不能吧。
  梦对象是一方面,最尴尬的还是昨晚在KTV跟隔壁班的江子衿玩儿亲嘴小游戏被他看个正着。
  方若禹想到昨晚的情形,放下了手中的包子,坐在餐厅里掏出手机打游戏试图转移注意力。
  十五分钟后,方若禹CAO纵着自己的角色冲进塔下被射手丝血反杀,双手抱头退出了游戏。
  好巧不巧的是,门外一阵防盗门开合声,几秒钟后方家门铃便响,方若禹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谁叫的铃。
  方若禹发誓要是那不是严双他就跟他妈姓。
  在门铃坚持不懈地响了五遍以后,方子终于拖沓着步伐带着尴尬又不失必死的决心去给严双开门。
  小寸头,三七分,小方白脸大圆眼,白背心格子大短裤,不是严双还能是谁?
  方若禹切实地感受到自己的薄脸皮立马就要蹭蹭烧起来,翻着小白眼克制自己的面部表情。
  “干嘛?”
  “哟,今天太阳西边儿出来呀,方子能起这么早?”
  “那你还来敲我门?”
  方若禹拌着嘴表面上是个正常邻居的样子,心里边翻江倒海说着你敢提昨天的事儿我就跟你急。
  严双闻言面上立马摆出十分不好意思的表情,说:“我家空调坏了,得修,急。”
  方若禹翻大白眼:“空调坏了你找修空调的,找我干嘛?”
  严双扯他胳膊把他从门里揪了出来:“我家空调不一直是你修的吗,再说了,现在随便洗个空调就小一百,贵,你又不是不知道。”
  方若禹摊开手心:“我修空调也小一百,给钱。”
  严双眼球转了转:“我知道你今天中午没饭吃,你来我家吃。”
  方若禹想到这个就急,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可没想到你家吃饭!”
  严双“嘶”地出气,眉头慢慢皱起来:“你今天怎么回事,光和我抬杠了?”
  方若禹本想怼回去,心头想想今天确实自己有点不受控制,气焰一消,声音也软了下去:“没睡醒,起床气。”
  眼角看到严双上下打量他,然后试探姓地开口:“我看是因为别的吧?”
  方若禹别过头从齿缝里吐出一句“我CAO”,扳过严双的肩膀把他猛推回对门儿,愤懑地发泄情绪:“看不起我你他妈就别理我!别假惺惺地找借口来看我笑话。”
  严双回过身哭笑不得地举双手投降:“不是,我哪句话看不起你了?”
  方若禹垂下眼,没回话。
  严双身子够过来,一巴掌把方若禹身后开着的家门砰地关上,再次扯他胳膊往自家带:“我房间空调真die了,你看我这一身的汗,热得不行啦,要死啦,算哥哥求求你啦。”
  方若禹没再做挣扎,假装不情不愿被严双拖进对门,抬眼看了看他小臂上的汗珠。
  CAO还真有点儿姓感。
  “我靠,”方若禹在严双那钥匙开门的声音中猛地抬头,“我家门钥匙没拿!”
  严双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看都没看他回:“那正好,别回去了中午我做饭给你吃。”
  方若禹和严双已经做了大十二年的对门儿。从方若禹小学搬家来这个小区开始,“对面的双儿”几乎变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严双大他两岁,一开始方妈拉着严家攀亲近,家里做了饺子卤菜总是给严家分一份,目的是让严双放学上学都带着方若禹,自己和方爸也就省了一分接送孩子的力,后来两个小孩玩着玩着真成了好哥们儿,即使是严双提前升了初高中没法和方若禹一同上放学的那几年,两个人周末也总是有事没事一起溜出去踢球上网吧,久而久之两家人都习惯了这种关系,互相把孩子扔到对方家里也不成麻烦,反而变成了习惯。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