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我靠男扮女装拿捏反派大佬 作者:胡言。(四)

时间:2022-11-18 19:50标签: 穿越时空 爽文 经商
第285章 年年岁岁花相似,唯愿白首不离君 都是有身份的人,也做不出把黎梵追回来打一顿,逼着他对夜铭负责这种事,不现实。 最后,阿穆默默离开了屋子,吩咐弟子们把马车框架连带车里的东西,全都丢到山下去了。 但那几匹白马是无辜的,扔到山下得在大雪里活
第285章 年年岁岁花相似,唯愿白首不离君
  都是有身份的人,也做不出把黎梵追回来打一顿,逼着他对夜铭负责这种事,不现实。
  最后,阿穆默默离开了屋子,吩咐弟子们把马车框架连带车里的东西,全都丢到山下去了。
  但那几匹白马是无辜的,扔到山下得在大雪里活活冻死饿死,他叫人牵到后院去,先喂着吧。
  ——
  这天夜里又下起了大雪。
  大雪纷飞里,有个人影趟风冒雪下了山,轻功不稳,落地的时候在雪窝里滚了两圈。
  那人从丢在山下的马车里,扒拉出一团东西,捧在手里看了许久。
  ......
  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这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两天的夜铭,也穿着粉色小袄出现了。
  众人起先都小心翼翼看他的脸色,不敢笑闹,但.....
  “干嘛呢,炖羊汤不喊我,你们太不够意思了!”
  穿着粉色小袄的人,手腕上缠着鞭子,鞭柄上S_āo气的坠着五颜六色的星石,耀眼夺目。
  曾经风光恣意的夜大家主又回来了,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显然这样的状态,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大过年的,不闹腾就行。
  一碗碗羊汤从廊下的吊炉大锅里盛出来,撒上香菜碎儿,铺上切的薄溜溜的羊r_ou_片,桌上还摆着炸至金黄的焦圈饼。
  这只是汤而已,众人围坐的饭桌上,各种菜品玲琅满目,不枉费景钰带了个没有家室的厨子回来。
  阿穆领着小弟子们在整个伏龙山院墙外围,隔着几步就放一只烟花筒。
  还没开始放烟花之前,鞭炮声早在开饭时就已经响过一阵儿了。
  山下伏龙镇上,也是烟花彩光铺满夜幕,鞭炮声若隐若现的阵阵传来。
  小雪花还在飘着,过年的气氛热烈浓厚。
  景钰捧着一碗羊汤吹了吹,没用勺子,直接凑着碗边喝,他总觉得这样喝羊汤比较暖和。
  几十个小弟子趴在院墙上,兴高采烈又充满期待的往屋里看,由阿穆替他们喊话。
  “师尊,我们可以现在燃烟花吗?山下都已经亮起来了!”
  南清弦扬手,嘴角也带着笑意:“点吧。”
  院墙外一阵欢呼,弟子们笑闹着各自守着自己那只烟花筒,只等着领头人喊一二三,齐齐点燃!
  烟花带着炸响与灿烂的火光,直直升空,在空中停滞一瞬,霎时爆开,五颜六色的星星点点,铺满了整个伏龙山上空!
  景钰趴在窗边往外看,脸庞被映照的一会儿红,一会儿蓝,仰头眯着眼,看着烟花笑。
  南清弦就在他身边,此刻拽了他的手,握在自己手里,也仰头往夜空看。
  身后的花铃咬着筷子,感动的都要哭出来:“二师兄,你看,大师兄和嫂嫂他俩.....”
  窗边的两人,背影身形同样挺拔,单只从身后看,都能觉出相配至极。
  姜肆手里拎着j-i腿,啃的一嘴油光,抬头瞄了一眼窗边,哼唧着说:“等九歌小兄弟回来接我了,我也这么跟他站窗户边,你到时候好好看。”
  “......”
  重点不是站窗户边!
  花铃摇摇头,自己享受这绝妙的一刻。
  白宸和夜铭站在另一扇窗户边,夜铭似乎想把手肘架在白宸肩膀上,但犹豫着没放上去。
  “今天没毒。”
  夜铭听了以后,扯扯嘴角,一言不发的把胳膊搭在白袄肩膀上,少见的沉默。
  白宸学着姜肆的动作,有些粗鲁的握拳在人胸膛怼了两拳,夜铭一愣,两人对视一眼笑起来。
  这是白宸在安慰他,他明白。
  念出新ch.un贺词这种文雅的事情,最初是白宸引的头,后来一屋子人都参与上了。
  众人齐齐站在窗边,看着半晌都燃不完的烟花。
  白宸神色感触,嗓音温和:“ch.un将至,人也新,爆竹声声,岁时更替,愿都好。”
  紧跟着是夜铭,眉眼低沉:“只念天涯客,今朝莫来愁,ch.un风醉桃里,年年转不休。”
  南清弦显然格局最大,他看着夜空,沉声:“愿,身边人常伴吾身,山河永存,世乾坤,人安顺。”
  景钰安抚的捏捏他的掌心,笑的明艳:“年年岁岁花相似,唯愿白首不离君,南哥新年好啊。”
  花铃双手j_iao握,举到下巴处,闭着眼睛许愿:“知足常乐,乐其所乐,明年希望能有人也跟我站在窗前看烟花,月老爷爷快听见我的话.....”
  姜肆仰着头啧啧嘴,屋里安静了一瞬,转脸才发现众人都在看着他,思索片刻.....
  “新年好新年好,要珍惜我在这里的r.ì子,很快九歌小兄弟就要来接我了。”
  “......”
  南清弦抬腿踢了一脚,骂:“瞧你这点儿出息!”
  姜肆蹦着跳开,嘴里嗷嗷喊:“我没骗你们,他说会来的,真的!等他把我接走了,我跟他去哪都行,但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景钰笑过后,眸子沉了沉,转头看夜铭,夜铭朝他摇摇头,示意.....别告诉姜肆。
  凌九歌的身份,压根儿不可能回来接他了。
  ——
  大年初一,伏龙教的每年都在这个时候办谢师礼,其实就是让林长风坐着,接受弟子们的拜年叩头。
  景钰自然是不用去的,而南清弦这么多年以来,林长风都不许他跪。
  但两人还是参与了,站在众弟子前面,领着朝那边坐着的林长风,拱手作揖。
  跟着众弟子齐声念——
  “其无亲情之大,无情之漫,无情之挚,然其默耕,使人受生,正旦正矣,愿师身长健,弟子敬拜!”
  林长风笑的合不拢嘴,忙站起身端出超大号的竹筐,蒙着红布,红布下是一只只红布包,里面放着压岁钱。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