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穿书后我成了皇后 作者:雪璃茉

时间:2022-11-17 22:02标签: 甜腻宠文 穿书宫廷
简介: 一觉醒来,温言发现自己竟然穿成了新婚的皇后! 温柔霸道淡然咸鱼 第1章 死而复生 大祁王朝,光圣元年,腊月十八,帝后大婚。 凤仪宫中,不论是朱红色的圆柱,还是庭院的回廊,全都挂着红绸,每一扇窗上都张贴着大红色的囍字,无不彰显着帝后大婚的喜
 简介:
  一觉醒来,温言发现自己竟然穿成了新婚的皇后!
  温柔霸道×淡然咸鱼
 
 
第1章 死而复生
  大祁王朝,光圣元年,腊月十八,帝后大婚。
  凤仪宫中,不论是朱红色的圆柱,还是庭院的回廊,全都挂着红绸,每一扇窗上都张贴着大红色的囍字,无不彰显着帝后大婚的喜庆。
  正殿之中,一张大圆桌上摆放着几道小菜,旁边则是放了一个银酒壶,和两个银酒杯。
  在圆桌之后几米的位置,是一张极大的水曲柳木床,床上铺着大红色的床单和被子,就连床帐都是大红色的。
  圆桌边上,两个穿着相差无几的大红色新衣的男子相对而立,而在他们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喜娘。
  “祝皇上皇后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随着喜娘的话落,楚璟晟已经亲自倒好了两杯合卺酒,然后递给了温言一杯。
  温言低着头,伸手接过,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温言的手在微微颤抖着,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害怕。
  是的,温言害怕楚璟晟,因为他之所以嫁给楚璟晟,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楚璟晟能让他衣食无忧,而楚璟晟刚好需要一个没有任何背景,不会被牵制的皇后。
  合卺酒是需要双方j_iao错手臂喝的,但楚璟晟没有,直接拿起酒杯便喝了。
  温言见状也不敢多说什么,小心翼翼地将酒杯里的酒喝完了。
  喜娘看他们喝了酒,还要说什么,楚璟晟直接打断了她,“后面的就不必了,下去吧!”
  “是,皇上。”喜娘应声后便退了出去,寝殿里就只剩下楚璟晟和温言了。
  楚璟晟用那双没有任何温度的凤眸看着温言,正要说些什么,面前的温言突然一顿,随即捂着自己的肚子跌坐在地上,嘴角流血。
  楚璟晟面色一变,立即蹲下身,一把抓住了温言的手腕,一把脉,脸色又变了变,“中毒了!”
  温言痛苦地呻 吟了两声,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便直接气绝身亡了。
  楚璟晟见状皱起了眉头,看着地上温言的尸体,眼里有着隐隐的怒气,虽然温言只是一个用来平衡后宫和朝堂的存在,他不在乎他,但说到底,温言算是他的人,竟然敢有人在他的眼皮底下耍手段!
  “哼!”楚璟晟冷哼了一声,正准备叫人进来,却突然一顿,低头看着温言,眼里充满了惊愕。
  “怎么回事?”楚璟晟说着再次给抓住温言的手腕把脉,这一次,他感觉到了微弱的脉搏,而且身体里的毒竟然只剩下了少许,并不致命。
  楚璟晟惊奇了,他是亲眼看到温言死的,而且他站着这一会儿,完全没感觉到温言的气息,说明他的确是死了。
  可现在,温言重新有了脉搏,又活了过来,还清除了大半的毒素,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楚璟晟看了温言许久,确定温言活过来了,也不会有其他的变化了,这才皱着眉将温言给抱到了一边的软塌上。
  然后随意找了个布,用酒打s-hi,擦掉了温言嘴角的血,最后再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解毒的药丸,给温言喂了一颗。
  “朕倒要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璟晟心里想着,等温言醒过来问问情况,同时他改变了主意。
  原本他是打算直接找人来查清楚这件事的,但他现在不打算声张了,他要将这件事先隐瞒下来,等温言醒过来,背后下毒的人自然会露出马脚。
  打定主意后,楚璟晟估计温言应该要明r.ì才能醒来,于是没再看他,而是自己脱了外衫,躺在大床上闭眼睡觉了。
 
 
第2章 皇后娘娘
  清晨的yá-ng光透过木窗洒进了大殿,照在了软塌上人的脸颊上,让本就白皙的脸颊显得更加的通透。
  软塌上的人在刺眼的光下颤动了一下修长的睫毛,接着,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睁开,茫然地看着房顶。
  不知道看了多久,温言一个跟头坐了起来,再次望了望,然后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我这是穿越了?”
  在如今穿越重生非常流行的时代,温言没多久便得出了这个结论,因为他原本是生活在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现在这古色古香的房间不让他这么想都难。
  “不对啊,我记得我是出车祸了啊?”温言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甚至还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上的嫩r_ou_,“嘶......疼......”
  “真穿越了啊!”温言眨眨眼,再次环顾了一下房间,然后非常自然地就接受了这件事。
  再然后,温言低头一看,再次后知后觉地发现,“我这穿的是什么?嫁衣?所以,我结婚了?”
  温言整个人都懵了,心里想着:怎么会这样?我一穿过来就结婚了?这要是个大直男,恐怕会高兴到跳起来,但我不是啊!
  温言,x_ing别男,爱好男。
  所以,这是造了什么孽,让他一来就跟一个女人结婚了?这是天要亡他的节奏啊!
  温言在软塌上坐了许久,才把这比起穿越更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给勉强消化了,还安慰自己说:“结婚了,肯定能离婚,等过段时间,找个理由把婚给离了,就没事了,对,离婚就没事了。”
  自我安慰一番后,温言才正儿八经地思考起来,“看这房间,怕不是个大户人家哦,那还是可以的,至少,吃穿不愁嘛!”
  “不过......这突然换了个芯子,原主身边的人要怎么应付啊?”
  “还有啊,为什么人家穿越重生的都有原主的记忆,我就没有?搞歧视吗?”
  正在这时,温言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心中一惊,然后端坐在软塌上,紧紧地盯着拱门的位置。
  没多久,一个穿着太监服,看起来只有二十来来岁的小太监走了进来,那人看到温言醒了后,立即俯身行礼,“皇后娘娘,奴才安明,今后由奴才伺候娘娘,奴才这便让人去准备温水。”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