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反内卷指南 作者:红罐乌苏(下)

时间:2022-11-12 20:36标签: 穿越时空 爽文 经商
第60章 最终溥乌还是没能说服自己就这么自然的在床上躺下来。 和一只猫睡,正常。 和幼崽睡,也正常。 但和一个外表怎么看也成年了的男人睡,溥乌心里觉得这恐怕多少有点不正常。 魏淮对于妖王复杂的心里活动没有丝毫察觉,虽然有了自己变猫时的记忆,但这些记
第60章 
  最终溥乌还是没能说服自己就这么自然的在床上躺下来。
  和一只猫睡,正常。
  和幼崽睡,也正常。
  但和一个外表怎么看也成年了的男人睡,溥乌心里觉得这恐怕多少有点不正常。
  魏淮对于妖王复杂的心里活动没有丝毫察觉,虽然有了自己变猫时的记忆,但这些记忆给他的感觉更像是旁观了一场电影,虽然主角是他,但也没有什么代入感。
  记忆中的他虽然的确天天和面前熟悉又陌生的人躺在一张床上,但魏淮这会儿却也没有想起来,丝毫不觉得坐上了床又起身离开的溥乌有哪里不对。
  对他来说,溥乌此时的动作才是正常的。
  毕竟他们不算是相熟到能躺在一张床上的关系。
  魏淮理所当然的认为溥乌也是这样的感觉。
  猫咪和人类毕竟是不同的,他能在猫的身上寄托感情,毫不设防,不代表对着变成人类的猫还能如此。
  感到生疏才是正常人的基本反应。
  溥乌也不知道魏淮短短时间内就想了这么多,更不知道自家养的猫已经将自己的监护人默默划出了自己人的范围。
  他只是像往常一样嘱咐了两句诸如“晚上要好好睡觉”或是“祝你好梦”之类的,族中家长经常对自家幼崽说的话。
  “好。”
  身材高大的妖王r_ou_眼可见的愣了愣,直视前方的双眼突然就凝固在魏淮的脸上。
  这是他第一次得到回应。
  原来是这种感觉。
  -
  溥乌就像从前的许多任妖王一样,沉默寡言,如同磐石一般坚固。不需要有多丰富细腻的感情,为族人做心理辅导是祭司的工作,妖王只需要保持住自己的地位与实力,保证自己在下一任妖王继位之前,以绝对的实力与顶尖的地位活着就行。
  以武力威慑敌人,给予族人坚实的后盾,这才是妖王唯一要做的事。
  从这方面来讲,溥乌已经是一位优秀合格的妖王了。但在其他的方面,他也同样优秀。
  处理妖族中大大小小的事务,与外界维持和平互助的发展环境,甚至他的脾气算得上是历届妖王中排得上号的好,虽然长相凶悍,满身戾气,但实际上没有什么负面的爱好,比起以前那些个噬杀噬色的妖王,溥乌几乎没有为族人带来一点内部的心理压力。
  有时候走在街上,遇见他的各类妖族总是会用崇敬的眼神看着他,目光里没有丝毫恐惧。
  妖族在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妖时,恐惧感是一种来源于骨血的下意识反应,能克服这种反应的,必然有着比恐惧更加深邃的情感。
  这是他自身实力带来的,但又不仅仅只是实力。
  但无论是什么,能加在这个男人身上的标签从来都是锋锐硬朗的。
  从不会有人能想象到“祝你好梦”“晚安”这类的词会从这样的人嘴里说出来。
  事实上,沉默寡言的妖王在他以往的百年中,确实从没说过这样的话,他还年轻没有伴侣,自然也没有幼崽,甚至他认识的所有族人都早已过了需要他说“晚安”的年纪。
  或者说,就算有,他估计也不会说。
  因为如果不是意外看见自己的副官哄另一只幼崽睡觉的场面,这个看着浑身都硬邦邦的男人估计都不会知道还有哄幼崽睡觉这种事。
  在他看来,困了自然会睡,哪还有哄着睡觉的。
  娇纵。
  这么想着的溥乌自然也没有在自家的猫咪幼崽身上实验过。
  直到有一天晚上,一直乖巧睡觉的幼崽突然变得活跃起来,在他身上又蹦又跳。这个时候的猫咪已经初见发胖变圆的端倪,加上起跳和落下时的冲击力,让溥乌根本没办法安慰自己这个力道根本不痛不痒。
  终于忍无可忍的家长还是揪着猫咪幼崽的后颈皮强制塞进了自己的怀里,任凭猫咪在自己的怀里拱来拱去也绝不放手。
  溥乌半靠在床头,感受着怀中的动作渐渐平息,有点无处安放的双手这才试探着放到猫咪的身上,轻轻顺了顺毛。
  顺着顺着,不知怎么的,副官哄着幼崽的样子就突然占领了溥乌的思绪,纷扰间,一句“晚安”就已在不知不觉中出了口。
  “……”妖王沉默片刻,突然就觉得有些羞耻。
  明明他是看不上这种会把幼崽惯的娇纵的行为的。
  溥乌瞟了一眼猫咪,见怀里的幼崽已经睡着了这才松了口气。
  幸好没被听见。
  就这么怀着奇怪的心情,妖王偶尔也能在猫咪睡着之后,像寻常家长一般平静的说一句祝福语,从最初的短短两个字,到后来他也能稍微再多说一点。
  但也只是偶尔。
  后来变得频繁的关键,就是魏淮陷入沉睡的半个月。
  妖王夜晚的话越来越多,早已不限于短短的“晚安”两个字,有的时候兴致来了,能对着沉睡的猫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就像是要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祝福语全说出来,间或夹杂着自己一天的经历,偶尔还能说点从别处听来的故事。
  沉默的男人在夜晚摆脱了这个伴随他已久的标签。
  可惜在场的除了他自己,就只有一只睡着了听不见的猫。没人看见这个仿若大变样的妖王。
  溥乌自己也早已习惯了只有自己的声音而没有回应的场景。
  也因此,突然间听到了回应的溥乌才如此愣怔。
  就好像,一直只有自己默默输出的时候,突然在自己意料之外有了反响的那种惊喜感。
  原来是这种感觉。
  “……?”魏淮疑惑地看了一眼直愣愣盯着自己的妖王,迟疑片刻还是礼貌的又回应了一句“晚安?”
  原来这人竟是这么期盼他人回应的吗?
  魏淮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他既然在别人的地盘上,多少要顺着点主人家的心意来。
  妖王喜欢句句都有回应,那他也不介意顺着点,多回应几句,好歹让照顾了他这么久的东道主愉悦愉悦。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