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人间成婚日初斜 作者:方便面君

时间:2022-09-21 20:46标签: 甜文 爽文 种田文
文案: 苏北顾自幼体弱多病,被送入道观出家清修,十八岁那年忽然被一封家书喊回家替兄迎亲?! 原来兄长在婚前逃了婚,使得未婚妻覃如意沦为十里八乡的笑柄,迫于无奈,她换喜服、迎新娘、拜高堂、入洞 苏北顾:唯独这个不行! 覃如意:你不行?我不信。 苏
 文案:
  苏北顾自幼体弱多病,被送入道观出家清修,十八岁那年忽然被一封家书喊回家……替兄迎亲?!
  原来兄长在婚前逃了婚,使得未婚妻覃如意沦为十里八乡的笑柄,迫于无奈,她换喜服、迎新娘、拜高堂、入洞——
  苏北顾:唯独这个不行!
  覃如意:你不行?我不信。
  苏北顾:……
  *
  苏北顾以为覃如意嫁入苏家后,会成为独守空房的深闺怨妇,没想到她天天忙于工作,忙于投喂小姑子(不是),快乐得跟丧夫一样。
  覃如意:原来我还没丧夫?
  苏北顾:?
  【种田文案】
  苏北顾以为自己走的是修仙之路,没想到一不小心功成名就,成了十里八乡最有名的农学家。
  多年以后,别人问她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她沉思良久,说:“一切还得从我用阵法提炼出肥料开始说起……”
  世人:“?”
  感情迟钝/身娇体弱/闷S_āo道长X步步勾心/占有欲强/腹黑手艺人
  *食用指南*
  1.家里长短慢热种田文
  2.金手指粗大,不喜慎入
  3.轻松小甜饼
  决定6.22,周三入V,届时掉落三章,请大家多多支持~~
  内容标签:种田文甜文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北顾,覃如意┃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替兄迎亲,假戏真做。
  立意:作为华夏儿女炎黄子孙神农血脉,结合科学的修仙方法继续发展农业经济,是我们的使命
 
 
第1章 逃婚
  立夏前夜,素来只有虫鸣鸟叫的田野,在骤雨初歇后被一片蛙声取代。
  蛙声似远隐在夜幕中,又清晰如在屋外墙角边,此起彼伏,如ch.un夏j_iao替时的间奏曲。偶尔的停歇像是乐章过渡时微妙的停顿,恰到好处。
  支摘窗被微微撑起,晚风顺着窗口吹拂进来。
  覃如意坐在临窗的椅子上,一手撑着下巴,似沉浸在了蛙声奏响的乐曲中。然而仔细辨听,便能听见不远处的房屋里传出的细碎争吵声,它夹杂在蛙声中,是那么的突兀又不和谐。
  “还有两天便要迎亲了,他苏南城不老老实实在家准备迎亲,留下一纸家书说要去巡警驿道,归期未定,希望婚期更改,这像话吗?”
  覃如意安静倾听便知道这是她娘在说话,听得出她娘的怨言之下蕴藏的是极力压抑的怒火。
  过了好会儿,她爹才慢吞吞地说:“毕竟是公务,若因婚期而耽误了正事,上峰怪罪下来,只怕会影响前程。”
  这理由明显无法说服她娘,反而像在火上浇了一把油,她娘的嗓门更大了:“黄道吉r.ì早便敲定了,两家人也都商议好了,他怎么都该向上峰请示休假三r.ì把这婚礼给办了,之后他爱去哪儿便去哪儿。这早就定下来的事,他那上峰会如此不长眼,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他去巡警驿道?况且他苏南城是这么勤快的人吗?”
  “你小点声,让爹听见了,这事就不好收场了!”
  似乎有所顾忌,她娘的声音又压低了去:“我看他八成是对这门亲事不满,故意逃婚呢!”
  覃如意没听见她爹的声音,但想来也知道,她爹此刻必然是眉头紧锁、心情沉重。
  临近女儿出嫁的r.ì子,未来女婿却以出公差为由逃了婚,出了这样的事,任谁都无法卸下心头沉重的枷锁。
  借着夫妻俩独处的机会,她娘肆意地发泄心中的不满:“他们苏家人真是狼心狗肺、刻薄寡恩。当初苏登被乱贼所杀,那些亲戚对苏家家产虎视眈眈,他们孤儿寡母怎么守得住家业?还不是靠我们帮衬才挺过来!结果这会儿r.ì子好了,又开始拿乔,嫌弃我们是做棺材的,配不上他们苏家。论过河拆桥,他们苏家还真是无人能及!”
  屋外墙角边蛙声停顿的片刻,覃如意听见了她爹的一声冷哼。蛙声复而响起,覃如意还以为她爹的那声冷哼只是她的错觉。
  她爹沉声道:“这事还是先瞒着爹吧,若是让他知道,指不定又要大为光火。”
  她娘的语调都带着愁绪:“这事能瞒一r.ì两r.ì,到了迎亲那r.ì还如何瞒得住?”
  她爹又是习惯x_ing地沉默,好会儿才道:“明r.ì我再去苏家催一催,让苏家拿出个解决办法来。”
  烛光照不到的y-in影之下,覃如意神情莫辨。她起身收起支撑支摘窗的木杆,旋即走到妆台前,松开自己盘起的发髻。
  妆台上展开的书信被她的衣袖不小心扫落,她弯腰低头拾起,目光落在那一行行透着廉价墨香的字上,嘴角忽而微翘,露出了个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苏南城既然敢逃婚,那便该承担逃婚带来的后果。
  屋外,夜空中又飘起了毛毛细雨,晚风轻轻一吹,它无声地落到了两里外的苏家屋檐上。
  细雨无声都敲打着窗棂,与窗台相对的卧榻之处,面色苍白的少女掀开了眼帘,如夏夜的星空般熠熠生辉的眼眸注视着窗台,雨丝仿佛都温柔了起来。
  门外徘徊的脚步声惊扰了夜的静谧。
  头系逍遥巾的少女微微偏头望去,问:“是娘在外面吗?”
  脚步声一顿,须臾,才响起一道温柔细腻的声音:“是我,我见你这儿还亮着灯,寻思你还没休息,便来看看。”
  少女起身,宽大飘逸的青色道服随风摆动,勾勒出她嶙峋的肩胛锁骨。
  打开门,看见立在外头的中年妇人,少女微微侧身。
  妇人走了进来,打量了这空d_àng的屋子一眼,目光最后落在床榻之上,道:“这都立夏了,谁曾想连着下了两r.ì大雨,天儿又冷了下来……你还需不需要添一床被褥?”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