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枕着星星想你 作者: 顾徕一(中)

时间:2022-06-28 12:02标签: 情有独钟 成长 因缘邂逅 年下
第38章 她要说的话,很郑重 江依烧了两天, 郁溪找来熬水喝的C_o药,一度让她意识比普通发烧模糊得更厉害,舒星还很担心, 可两天以后, 她烧真的全退了。 周r.陪郁溪去拆线的时候, 整个人神清气爽的。 其实两人缠绵的第二天,郁溪在江依意识清醒的时候问过她一
第38章 她要说的话,很郑重
  江依烧了两天, 郁溪找来熬水喝的C_ào药,一度让她意识比普通发烧模糊得更厉害,舒星还很担心, 可两天以后, 她烧真的全退了。
  周r.ì陪郁溪去拆线的时候, 整个人神清气爽的。
  其实两人缠绵的第二天,郁溪在江依意识清醒的时候问过她一次:“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记得。”江依点头:“你照顾我来着,谢谢。”
  郁溪就没再说什么了。
  等郁溪拆完线, 舒星说:“我们去庆祝吧。”
  “我知道你想去哪儿。”江依倚在医生办公桌边, 看着她们俩小孩儿坐一堆,脸上带着笑:“走吧, 姐姐请你们去。”
  时至盛夏, 镇里开了家卖刨冰的。
  其实老板是卖冰棍那大姐的老公, 刨冰也和冰棍一样,就是一点白水加了一点糖或糖j.īng_,用一台别人淘汰的旧机器磨成碎冰,最后洒一勺会掉色的果味色素。
  舒星吃两口舌头伸出来咯咯笑:“我是不是中毒了?”
  她要了碗葡萄味的, 这会儿舌头全紫了。
  她没吃过这种, 觉得特好玩。
  江依看着她笑, 她要了碗樱桃味的, 娇红的色素染在她花瓣一样的唇上, 越发娇艳欲滴。
  天太热了,江依又容易出汗, 蓬乱的头发黏在脖子上, 有种慵懒的妩媚感。她拿手掌扇风:“热啊。”
  舒星说:“忍几天, 很快就可以……”
  她突然没说了。
  郁溪问:“很快就可以什么?”她要了碗菠萝味的刨冰, 色素让一块碎冰黏成一块, 冰着她的上颚。
  舒星笑笑:“很快就可以下雨了。”说完又眨眨眼。
  郁溪知道舒星刚想说的肯定不是这个。祝镇天气复杂多变,连天气预报都算不准,舒星又不是先知。
  可她瞟江依一眼,江依托着下巴咬着碎冰懒洋洋笑着,整个人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倒是舒星站起来:“我怎么觉得那边有棵C_ào我没见过?我过去看看。”
  舒星预计来祝镇两周,现在时间过去一周,画稿攒了不少。这会儿刨冰摊支在一个小小渠塘边,旧砖砌成的岸上,有些类似芦苇的水生植物。
  可郁溪觉得,舒星不是去看什么植物,舒星是躲开了。
  江依咬着软塌塌的塑料勺,懒洋洋的笑。郁溪问:“舒星刚才想说什么?”
  江依一脚架在溪上,晃悠着小腿:“我又不是她,怎么知道她想说什么?”她又笑了笑:“不过,我倒有话跟你说。”
  郁溪:“我也有话跟你说。”
  江依又把一口刨冰喂进嘴里:“行,那一会儿回台球厅说。”
  郁溪也是这么想的。
  这会儿还是上午,刨冰摊没什么人,她俩坐在渠塘边,感受着水面难得偶尔吹来一阵风。
  她们围着一张塑料凳坐,坐的就都很近,江依飞扬的裙摆,飘飘摇摇扫着郁溪的小腿。
  像那晚,意识模糊,抵死缠绵,江依的小腿蹭着郁溪的小腿。
  郁溪低下头去,鼻尖微微泛红。
  江依注意到了:“怎么了?”
  郁溪摇头:“没什么。”
  她有话对江依说,但不是现在,在渠塘边看植物的舒星随时会过来,她不想被打断。
  她牛仔裤口袋里揣着一张存折,沉甸甸的。
  她要说的话,很郑重。
  ******
  下午郁溪陪舒星上山写生的时候,江依打了几局球,就出来站在台球厅门口抽烟。
  小玫出来叫她:“依姐,强哥他们都找你呢。”
  “我今天手气太臭了。”江依扬扬手里的烟:“我得缓缓,你帮我顶两局。”
  小玫就笑笑进去了。
  江依缓缓吐出一缕薄烟。
  她有很多绿裙子,都很便宜,今天穿的也是一条绿的,远看也看不出布料的劣质,整个人像棵婀娜的柳树。
  时近傍晚,太yá-ng就没那么晃,盯着看也没觉得刺眼。江依盯着太yá-ng抽烟,想着待会儿怎么跟郁溪开口。
  “郁溪,其实我……”
  还没酝酿出恰当的话,一个清隽的身影就逆着夕yá-ng,缓缓向她走来。
  江依夹烟的手指颤了颤:“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郁溪笑笑:“有话跟你说。”
  她手一直c-h-ā在牛仔裤兜里,好像里面藏着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郁溪叫她:“你先说。”
  “嗯。”江依缓缓的:“其实我呢……”
  她这一生戴过很多假面,却没想到要对郁溪揭下假面时,会这么紧张。
  因为郁溪太年轻了,也太干净了。
  祝镇和邶城太不同了,她过往的生活经验统统失效,不知郁溪知道真相后会如何反应。
  但总是要说的。
  “其实我……”
  为什么要说呢?
  明明按照原计划,舒星回邶城后,她也该走了。也许是叶行舟亲自来接,也许是派豪车来接,夸张点的话可能会包架飞机带她回邶城。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她不想回邶城了。
  她想在祝镇耗到叶行舟来找她,跟叶行舟好好谈谈。
  她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在她内心深处其实一直这么想,还是遇到郁溪后她想法变了。
  喜欢郁溪?她觉得不能这么算,她和郁溪差距太大了,而且,郁溪太年轻了。
  可她必须承认的是,郁溪激发出了她内心的什么东西。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