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来自女尊世界的雄虫 作者:Morisawa

时间:2022-06-06 18:53标签: 星际 未来架空 穿越时空 年下
文案 视角:主攻 【温柔貌美白切黑攻vs位高权重隐藏痴汉受】 容景是一个来自女尊世界的缺爱小可怜,被害落水身亡后,穿越成了一只同名同姓的雄虫。 雌父是战功赫赫的联邦上将,雄父是功成身退的商界大佬,大哥是负责抓捕帝国间谍的一把手。 被疯狂宠爱的小雄
文案
  视角:主攻
  【温柔貌美白切黑攻vs位高权重隐藏痴汉受】
  容景是一个来自女尊世界的缺爱小可怜,被害落水身亡后,穿越成了一只同名同姓的雄虫。
  雌父是战功赫赫的联邦上将,雄父是功成身退的商界大佬,大哥是负责抓捕帝国间谍的一把手。
  被疯狂宠爱的小雄虫不敢放肆,乖巧懂事好好做虫,努力融入这个世界,然后......成功被家虫们继续疯狂宠爱。
  只是十八岁还没“出嫁”令虫头秃,所以容景决定,让联邦主脑给自己分配对象!
  为此他悄悄攒起小金库,买下小别墅,还给未知的匹配对象绣了小手帕。
  然而,事与愿违。
  容景乖乖巧巧在婚姻登记处等待未来的雌君,等啊等,却等来了几架还残留着硝烟弹孔的战舰,以及,联邦元帅......
  伊万·德维特元帅,SSS级天才雌虫,在倾覆帝国的战役中立下大量战功,一生未尝败绩。传闻称他厌恶雄虫,拒绝接受j.īng_神力疏导,坚持独身主义。
  容景默默和伊万对视,闻着他身上的血腥味,陷入沉思。
  说好的独身主义呢?为什么,他像是专门从战场上赶回来和自己结婚似的……
  *
  婚后容景初衷不改,与元帅互相尊重、相敬如宾,逐渐沦陷于伊万的温柔与虫格魅力。
  但是,在星网上挖掘各种各样的“元帅夸夸帖”时,容景偶然发现,伊万曾经有过一只白月光雄虫。
  他为了等待白月光,一直拖延到联邦结婚年龄的底线。
  能够与上将家的雄虫匹配,似乎是权衡利弊后的最佳选择。
  五好雄主容景:我变态了.JPG
  *
  食用指南
  1.1v1,HE,攻受只有彼此
  2.非典型虫族,本质是先婚后爱小甜饼
  3.后期有虫蛋
  -
  内容标签:年下 穿越时空 星际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景,伊万·德维特 ┃ 配角:梅森,容淮,容风
  一句话简介:先婚后爱,白月光竟是我自己
  立意:在互相救赎中得到幸福
 
 
第1章 
  联邦新历十五年,主星的六月比以往更加炙热。两轮金黄太yá-ng挂在没有一丝云的蓝天上。
  容景将黑色长发扎成柔顺的低马尾,穿好校服外套,对着镜子整理了一番仪表,这才不紧不慢地走出学校大门。
  天生偏凉的体温,让他在闷热天气中也能保持教养良好的姿态。
  今天是他从主星第一中等学院毕业的r.ì子,也是他穿越到虫族世界、莫名其妙变成一只雄虫的第三年。
  对容景来说,借尸还魂属于更为恰当的形容。而“穿越”是他开始使用光脑浏览网络小说之后,才堪堪理解的新概念。
  毕竟在十五岁之前,他都是一个被养在深闺大院里,学习琴棋书画、织布绣花和侍奉妻主的待嫁公子。
  十八岁的容景已经勉强接受了这个世界没有女人(或者女虫),以及自己作为雄虫是绝对无法被嫁出去的悲惨事实。
  “小景,恭喜毕业!”
  “唔唔……谢谢雌父。”
  他的雌父梅森已经站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在容景走过来的第一时间就将他抱了个满怀。制服上的几排军衔险些把容景白嫩的脸给硌出红印子。
  身材高大健壮的雌虫拥有刀削般锋利的面容,是麾下士兵看见就会忍不住以最标准军姿立正站好的联邦上将,此刻却满眼宠溺慈爱,使得周围崇拜他的几只雌虫家长纷纷侧目。
  军部事务再繁忙也不能阻止梅森请假回家,庆祝家里最可爱最乖巧最宝贝的小雄虫顺利毕业!
  过完这个暑假,小雄虫就要进入尔虞我诈的高等学院,j.īng_神力测试后婚姻匹配系统的结果也很快会发表……这一切都让梅森焦虑不安,生怕自己白纸一般纯净无暇的宝贝雄子被黑暗的社会大染缸所玷污,于是天天在模拟训练室里暴揍新兵。
  当然,容景安抚雌父很有一套。
  他笑眯眯地亲了一口梅森的侧脸,牵着雌父的手温声细语讲起了自己住校期间发生的趣事,把大脑被“来自容景的亲亲”冲击得迷迷糊糊的雌父带上悬浮车,顺便打开自动驾驶,没等梅森反应过来就已经回到了家门口。
  食物的香气在开门那一刻扑面而来。
  容景不动声色地吸吸鼻子,把外套j_iao给管家机器人,笑着跟坐在沙发上泡茶的雄父容淮打招呼,然后猝不及防被容淮捏了一把脸蛋。
  容淮今年五十岁,在虫族依旧是风华正茂的年龄,黑发黑眸,温文尔雅体态修长,比梅森矮了大半个头。
  看起来是个正虫君子,但实际上他满肚子坏水,平常最喜欢欺负小虫崽,这次也不例外。
  同样不顾军部事务请假回家的大哥容风今天自请下厨,听到动静立马从厨房探出他金灿灿的脑袋,“小景回来啦!饭菜马上就好,先吃点零食别饿着了!”
  “我知道啦。”
  容景一边应声,一边仔细地用温水洗手洗脸,擦拭额头上几乎看不清的细汗。清秀脸蛋被捏得白里透红,像可口的C_ào莓n_ai油蛋糕。
  一家四口难得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吃晚饭,过于兴奋的容风占据了大半的话头,嗓音就像他的发色那样明亮。
  连容景也努力抛下根深蒂固食不言的习惯,笑眯眯的,先夸雄父泡的茶很香,再夸雌父给自己新买的夏装特别好看,最后夸大哥下厨手艺又有进步。
  容风一脸得意地揉乱他的头发,结果被梅森用汤勺手柄狠狠敲了一下脑袋,抱着头大喊:“雌父我错了我错了!”
  容景功成身退,小口抿着清爽的鲜榨果汁,笑得很甜。
  讨好早就已经变成了一种本能,可至少这样做能让他的家虫们幸福快乐。容景非常满足。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