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总裁只想抱得美人归 作者:月沫酥酥

时间:2022-05-24 18:29标签: 爽文 甜文 强强
文案: 沙雕/不正经文/短篇。 路擎天作为21世纪的霸总,意外穿成修仙界没落富少,拜倒在最年轻也是最惨无人道的岭山派师尊白勿钦足下。 。 那人一脸淡定冷漠道:要拜我为师,先学会忍 。 让一个狂躁病总裁忍?想屁吃 。 于是后来,修仙派头一次出了个忤逆师
 文案:
  沙雕/不正经文/短篇。
  路擎天作为21世纪的霸总,意外穿成修仙界没落富少,拜倒在“最年轻也是最惨无人道”的岭山派师尊白勿钦足下。  。
  那人一脸淡定冷漠道:“要拜我为师,先学会”忍“  。
  让一个狂躁病总裁忍?想屁吃···  。
  于是后来,修仙派头一次出了个“忤逆师尊”且扬言要追“白魔头”的疯子。
  ---------------------------
  小剧场:
  路擎天第一次见到白勿钦,内心OS:kao!好冰好禁欲,看起来很难攻略,TM的太对我胃口了吧!  。
  白勿钦内心OS:这孩子挺叛逆的,以后得看严点。。  。
  狂躁病BOSS*冰山美人攻  。
  PS:
  1.互攻互攻互攻。
  2.看个开心就好,不要太在意细节。(文中路擎天≈路书南)
  3.古早文,9万字完结,已全部存稿,11-25章每晚8点更新,更到5月24r.ì结束。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擎天(路书南)、白勿钦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总裁只想泡师尊
  立意:无
 
 
第一章 
  路擎天,经典古早霸总人设,坐拥万贯家财,享尽荣华富贵。
  长相俊美绝lun、棱角分明、瞳孔深邃、鼻梁挺直、薄唇勾人。
  关键还是个绝顶聪明的高材生,无数少男少女为之倾倒。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开挂的人物,居然在30岁的时候挂了。
  开挂到直接挂掉。
  死在万人敬仰的目光下--在全**动的直播综艺中当场猝死。
  就连他本人也觉得离谱,最离谱的是他还穿进了一个狗血文男主的18岁身体里。
  此人名为路书南,一段话就可以概述其生平经历:
  18年前凤佛国,天降锅星,在陆家呱呱落地,5岁克死n_ai娘和亲哥,7岁害得陆家破产,10岁便因父母叛国,陆家上下畏罪自刎,沦得家破人亡的下场;后被易家收养,没几年易家家主就摔成了残废,从此就被当成了狗对待。
  所以当路擎天再睁眼的时候,脖子上挂着铁链,被栓在了院子里的桐树旁。
  他眼前还有条狼狗,垂着头耷拉着哈达子,正和躺在C_ào坪上的他干瞪眼。
  不远处还在刨坑的壮汉正在议论着:
  “家主那样温柔的人,怎会娶了这样恶毒的女人?这孩子太惨了...”
  “你现在知道这孩子死的惨了,之前也不见你出来制止?虚伪。”
  “别说了,我们都好不到哪儿去,这孩子也死有余辜,父母叛国一家老小自刎,他能有幸活到现在不错了。”
  “赶紧挖吧,我看那孩子睁着白眼瞪着这边有些发怵。”
  闻言,几个刨坑的人往路擎天的方向又看了一眼。
  好像眨眼了?!!!
  几人同时揉了揉眼,再看过去时,路书南手指捏的咔咔响,挣扎着要爬起来。
  “啊!!!诈尸了!!!”
  “啊啊啊!!!”
  几个壮丁扔了铲子夺命狂奔,整个易家院里都听得到他们狗哭狼嚎的声音。
  “吵什么吵!让你们埋人,在院子里大吼大叫干什么!”一个衣香鬓影、珠围翠绕的妇人,叉着腰从屋里迈出来,指着那堆人吼道。
  见人还在院里乱窜,她逮到一个跑得慢的让他j_iao代。
  那人结巴的不行:“诈...诈...”
  “za?”
  被领着的仆人实在怕到不行,五官拧在一起,头也不回的伸手往路擎天那边指,吓得双下巴都挤出来了。
  王姝臻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吓得她跌坐在地。
  路擎天站在颤抖的狼狗跟前,上下打量了自己,扯了扯脖子上的项链,“嘶”了一声。
  听到身后有人的声音,他回过头来往王姝臻他们招呼道:“喂,来个人解下链条。”
  声音还是路书南的声音,可是说话的语气却彻底换了个人,带着七分成熟三分烦躁。
  王姝臻也吓得不清,她早上还找人确认过,确实是断了气的,可现在...是,是诈尸了?
  她拍着身边的仆人:“快...快去请大师来。”然后自己连滚带爬的回到屋里,慌张的把门别上。
  屋里的易柏正拿着小人书哈哈笑着,看见自家老母背靠窗门,拍着胸口顺气,一脸疑惑道:“母亲?”
  王姝臻连忙冲过去捂住自家儿子的嘴,小声道:“别出声,把那恶鬼招过来我们就死定了。”
  还被困在院门边的路擎天,不知道自己被称为了恶鬼,他看着自己的一身伤和脖子上的链条,猜测着这寄主生前是遭遇了些什么。
  穿过来好一阵,他才渐渐开始适应这幅小了一倍的躯体,疼痛的真实感传送到了他的大脑神经。
  疼的他一阵犯晕。
  寄主明显还是个孩子,被人像狗一样拴在这儿,浑身是伤,指不定受了多少折磨。
  他突然想起自己前不久被诊断为狂躁病的事,发起病来还有人骂他狗,还是那种得了狂犬病乱吠的狼狗。
  这下可好,真被人用狗链栓起来了...
  他现在真想把那些骂他的乌鸦嘴们给拧了。
  他站久了又开始研究起狗链来,这铁硬的人工掰不开,他寻着链子源头过去,拽了拽,牢牢地固定在了地表里,他四周看了眼,对不远处的铲子动了主意,奈何狗链太短怎么也够不着。
  没想到有一天,他这使唤人的甩手总裁,要自己刨坑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