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继承遗产后我嫁入了豪门[穿书] 作者:梅花酥(3)

时间:2021-02-19 04:12标签:
沈珹咽了咽口水,目光依旧牢牢锁住男人敞开的领口,嘴里敷衍道:巧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男人误以为沈珹是在挑衅他,谁知下一秒,沈珹张嘴就朝着男人敞开的领口上咬了下去。 嘶男人倒吸一口凉气。 作者有话要
  沈珹咽了咽口水,目光依旧牢牢锁住男人敞开的领口,嘴里敷衍道:“巧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男人误以为沈珹是在挑衅他,谁知下一秒,沈珹张嘴就朝着男人敞开的领口上咬了下去。
  “嘶——”男人倒吸一口凉气。
  作者有话要说:  池郁:你属狗的吗?下嘴这么狠。
  沈珹:不!我属狼的,你要不要试一试?嗷——
  开新文啦~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呀,保证日更不坑!
  专栏预收坑,求个收藏,下本开。
  《死对头成了我的未婚夫[重生]》
  文案一:
  简怀笙上辈子出车祸被车撞死,临死之前他都没能拿到和周谨明同时竞拍的那块地。
  想到周谨明最后拿到地,看着他一脸漠视的表情,简怀笙一气之下从病床上坐了起来,这一坐,他就回到了十多年前。
  高二的暑假,周谨明住进了简怀笙家里,被简母告知周谨明是他的未婚夫,还是从小定过娃娃亲的。
  简怀笙头都要炸了,觉得一定是自己重生的姿势不对,要不然死对头怎么成了他的未婚夫?
  文案二:
  在学校里简怀笙一向和周谨明不对付,考试争第一,比赛争第一,连打个架都还要争第一,直到有一天,周谨明不和他争了,只要有简怀笙出现的地方,他永远排第二。
  于是后来大家发现,一向不对付,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位学神看起来竟然好像还有点甜?
  这究竟是什么丧心病狂的骚CAO作?
  有一日放学,班里同学回教室去取书包,亲眼看见周谨明把简怀笙逼在教室角落里按着亲。
  至此,学校里的那些花痴女生彻底的炸了!
  成天搞破坏的皮皮虾受VS一本正经的高冷男神攻(双学霸,双重生)
  #甜文,攻是宠妻狂魔#
第二章 
  事后,沈珹也不管男人的反应,一脸心虚的推开男人从洗手间里逃走。
  沈珹觉得他的胆子是真的大,对一个陌生人就敢这么下手,像他这样的人,在小说里一般都活不过三章吧?
  回到包厢里,众人依旧嗨上头,没人注意到他,而先前找他要可乐的岑柔,此时手里也正拿着一瓶听装的可乐一边喝着,一边抬眼偷偷瞧他。
  “兄弟,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岑柔都自己跑去买可乐回来了。”方文轩凑过来,见到沈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沈珹的心思不在这里,他胡乱的冲方文轩摆摆手。“酒喝多了,去了趟洗手间。”
  听完这话,方文轩忍不住把自己的视线下移,见那里平平坦坦的,心里才觉得好受了不少。“算了,一会找到合适的机会你再给她放吧。”
  沈珹十分敷衍的点点头,心里还在想着洗手间隔间里男人敞开的领口,和他被自己咬后一脸恼怒又隐忍的样子。
  这算是他占了别人的便宜吧?但谁让他嘴那么欠呢?
  他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等调整好心绪,沈珹又拿起面前的酒杯准备喝酒,身旁的岑柔立即凑了过来。
  她慢吞吞的吐出嘴里的吸管,对着沈珹说道:“珹,刚才我见你一直没回来,所以我就自己去买了可乐,你没生气吧?”
  这不是能自己去买吗?那还使唤他做什么?
  “我生什么气?”沈珹一脸似笑非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岑柔犹犹豫豫,想了很久,还是对他问道:“那……那你刚才出去,有没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情?”
  岑柔有些紧张,她伸手攥紧了自己的裙摆。
  “什么奇怪的事情?”沈珹问。
  他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所以没注意到岑柔紧张的情绪。
  岑柔松了一口气。“没,你没事就好。”
  沈珹总感觉岑柔话里有话,但等他转过头的时候,却见岑柔又端着可乐安静的坐在一旁喝了起来。
  想了想,又觉得可能是自己多心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没人和他说话,其他人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大家都玩嗨了。
  沈珹也乐得自在,自顾自的在一旁喝酒,脑子里面还不停地想着他穿到这本书里来的意义,一不小心就喝多了。
  方文轩一直在等着他给岑柔下药呢,见沈珹迟迟没有动作,连他都有些着急了,凑到沈珹身边问他什么时候下药。
  沈珹神情恍惚的看了看他,从兜里掏出那个空瓶放在方文轩手里,又一脸神秘兮兮的用手背挡住嘴,在方文轩耳边说道:“我给扔了。”
  “什么!?扔、扔了?”这败家玩意儿,怎么说扔就扔?
  方文轩一脸肉疼,但见沈珹一副喝多了的样子,他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得随他去了。
  几人嗨到半夜,总算散场,沈珹醉得一塌糊涂,被方文轩给扶着出去,原本他是想让岑柔扶着沈珹,但岑柔不愿意,还一脸嫌弃的模样,让方文轩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其他的几个朋友也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只有方文轩和另外一个男孩子还算是清醒着。
  方文轩想了想,他和另外一个男孩一人送俩,那剩下的沈珹不就落单了吗?人还是得交给岑柔。
  和岑柔好说歹说了一通,才让岑柔勉勉强强的把沈珹给接了过去,方文轩交了人,立刻带着其他的人一起开溜,只剩下岑柔扶着醉酒的沈珹,一脸茫然的站在会所的门口。
  “喂!醒醒!”身旁没了其他的人,岑柔就露出了自己的本姓。
  “沈珹!快醒醒!”岑柔不耐烦的伸手拍着沈珹的脸,见沈珹毫无反应,她干脆把人直接推地上了。“重死了,吃什么长大的?跟个猪一样!”
  看着沈珹躺在地上的身影,岑柔忍不住碎了一口。“我让你嚣张!让你给我下药!现在自己喝傻逼了吧?你就自个儿待在这里躺到天亮吧,我才没功夫管你的死活!”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