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女儿是上辈子的死对头+番外 作者:暮序(下)

时间:2019-12-07 19:09标签: 爽文 甜文 穿越时空 重生
第85章 看来那副骸骨便是许伯儒的女儿,玄清妖道等一干前朝余孽出于私心将她抱了来,不料小姑娘天生体弱以致X_ING命垂危,玄清便在秘道下设下锁魂阵将其魂魄困住,又以拘魂符欲拘他人之魂为其续命,不料却是功亏一篑。贺绍廷冷笑道。 属下不明白,玄清妖道一
第85章 
  “看来那副骸骨便是许伯儒的女儿,玄清妖道等一干前朝余孽出于私心将她抱了来,不料小姑娘天生体弱以致X_ING命垂危,玄清便在秘道下设下锁魂阵将其魂魄困住,又以拘魂符欲拘他人之魂为其续命,不料却是功亏一篑。”贺绍廷冷笑道。
  “属下不明白,玄清妖道一干人为何要想方设法延续那位小姑娘X_ING命?属下等已经细查过了,许家身家清白,许伯儒夫妇确实不过寻常百姓,与前朝皇室并无半点瓜葛。”曹胜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自然是有利可图方会如此,会如此花心思去对待一个婴孩,必是因为这婴孩有过人之处。只是那般小的一个孩子,心智未开,再有什么过人之处也看不出来,唯一让他们在意的,想必便是命格之说了。”贺绍廷越说越恼怒。
  为着那等飘渺虚无的命格,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地对待一个襁褓中的婴孩,简直是禽兽不如!
  “那另外一个女婴呢?又去了何处?”曹胜又问。
  贺绍廷却没有回答。
  另外一个女婴自然便是豫王府里的那一位许汀若,只是他却不清楚她可曾‘认贼作父’?可曾成为了那些人的同党。这些他还需要细查,免得误伤无辜。
  唐筠瑶自然看得出他的想法,不由暗叹一声。
  她的少年将军无论经历过什么样的苦难,无论手上沾染了多少鲜血,心里却始终保留一方柔软。
  若是换个人,为免除后患,自然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一律将那假的许汀若打为同党处置了事。
  毕竟芳宜还在东宫的时候,对她确是诸多看顾,甚至她如今最信任的折柳,也是芳宜的人。合情、合理、证据确凿,谁还会再花心思查探那般多。
  “宝丫,我此刻还有事要忙,不如便先送你回去?”贺绍廷还有要事在身,不敢耽搁,遂低声道。
  “不必了,我想去看看她。”唐筠瑶摇头拒绝了。
  贺绍廷一时不明白她口中所指的‘她’是何人,待见她神情间掩饰不住的几分难过,顿时便明白了。
  “我让人把她的遗骨重新收拾了,如今暂且安置在东殿内,赛神仙在那里每日为她上香。你若是想过去,我让人带你去便是,只是记得不可久留。”贺绍廷不放心地又叮嘱道。
  唐筠瑶颔首应下,在一名年轻官兵的带领下到了东殿,果然便见殿内摆放着一副小小的棺木,赛神仙正盘腿呆呆地坐在一旁也不知在想什么。
  “你来了?”赛神仙看到她,随口招呼了声。
  唐筠瑶应了声。
  “其实十几年过去了,她说不定早就投胎转世了,哪里还会逗留世间。如今为她上香烧纸,不过是为了求个心安而已。”见她望着棺木前置的香炉,赛神仙自嘲般道。
  “是么,转世了啊……”唐筠瑶喃喃地道。
  若是这辈子的言妩转世了,那随自己一起回到这辈子的言妩呢?她又算什么?
  “你可信命格之说?”她定定神,强压住心酸,低声问。
  “那你可信这许家小姑娘当真是凤命?”赛神仙不答反问。
  唐筠瑶怔了怔,苦涩地摇了摇头:“不信。”
  上辈子她倒是延续了言妩命格,可最终她也没能当上皇后,可见命格之说根本不足为信!
  “其实我是相信的。”赛神仙却叹息着道。
  “你相信?”唐筠瑶惊讶了。
  “常言道:慧极必伤,天生便比旁人要聪慧之人,必定亦会比旁人过得艰难,所谓能者多劳便是如此。同理,贵极必损。凤命至尊至贵,许家小姑娘天生凤命,可同样亦是寿夭之相。”
  “所以,命格贵重之人,却未必一生荣极贵极;反之,命格平常之人,将来却又未必不能享尽荣华。谋事在人,事在人为,与其寄希望于天定命格,倒不如把前程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上。”
  “从一开始,他们便错了。他们信了‘天’,却不信‘人’,所以注定他们会一败涂地!”
  唐筠瑶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顿时对他有几分刮目相看。
  “你也算是修道之人,难为你竟说得出‘事在人为’这样的话来。”
  赛神仙微微一笑,神情瞧来有几分怀念:“师父生前曾说我只算半个修道之人……罢了罢了,不说这些,你……”
  话音未落,他便见唐筠瑶神情似悲似喜,眼中更是隐隐有泪光闪耀,正盯着他身后,双唇微微翕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可却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下一刻,唐筠瑶便从他身边跑了过去,半跪在那小小的棺木旁,双手似是抱着什么,哑着嗓子唤:“阿妩……”
  他脸色一变,顿时便想到了某种可能,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唐筠瑶本是认真听着赛神仙说话,突然见一道白光落在棺木旁,白光过后,她定睛细一看,竟然便看到言妩躺在地上。
  她初时以为自己眼花,用力眨巴眨巴眼睛,再一看,确是言妩的身影,心里顿时百感交集,眼睛也渐渐变以得S-HI润,终是再也忍不住跑了过去。
  “阿妩,阿妩你怎样了?”她唤了好几声,可言妩却一直没有反应,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言妩的身体似是淡了几分,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又接连唤了几声,却始终得不到言妩的半分反应。
  她终于开始慌了,猛地朝着赛神仙扑过去,一把拉住他的袖口道:“你救救她,救救她!”
  赛神仙只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尤其外头原本是阳光明媚,此刻阳光却被乌云掩盖,殿内瞧着更是Y-IN森森的,一个美貌姑娘哭得梨花带雨,硬是拉着他往一旁的棺木走去,指着空落落的地上让他救救‘她’。
  饶得他素来大胆,此刻额头也冒起了冷汗,结结巴巴地道:“救、救、救谁啊?姑娘,你可不要吓我,我虽然生得高大威猛,只是胆子却只有核桃般大,经不得吓的。”
------分隔线----------------------------
推荐内容